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寻找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寻找         文 /卜舒

字数:6727 更新时间:15-04-17 08:50   阅读/回复:683 / 0

        
  有人说,母亲是一首美丽的诗,有人说,母亲是太阳,给人温暖,也有人说,母亲是夜里的明灯,指引我们向前。可还有人认为母亲是一本书,是一本一生中获益最大的书。小娃儿因为顽皮,经常惹你生气,可是您不但没有责打,反而一次次用耐心用温柔陪伴他度过一天又一天,使得他的童年充满了欢声与笑语,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母亲以牺牲自己的容颜,耗费自己的时间而得来。娃娃快乐了,母亲也慢慢疲惫了,娃娃长大了,母亲也开始变老了……

1
  雪儿被春梅母亲抱回家时,春梅不太高兴,一直不说话,埋头做事。
这雪儿是一个女婴,出生也不过几天,被人抛弃扔在大路边的草丛中。
春梅的母亲看着雪儿,心情就变好,脸上漾着笑。
雪儿有一双圆圆的眼睛,嘴唇小巧,几根黄头发下隐着一张稚嫩稀嫩的脸,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春梅的母亲把雪儿抱到春梅面前,告诉春梅说:“这孩子模样长得很乖,长大后跟亲生的孩子没区别。”
  春梅怔一下,面无表情,说:“妈,你已经把孩子抱回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养着吧,孩子可没有喂猪放羊那么简单。”
  巧儿是春梅的妈霸蛮给抱养的,春梅死活不同意。
  春梅的父亲去逝早,春梅的母亲苦捱苦挣把春梅养大成人,25岁出嫁,可是,结婚五年了,她还有怀孕。春梅,身高1.75米,体胖,腚鼓胸隆,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孩子。一个女人不能生个一男半女,脸上怎么会有光呢?她自己好像犯了大错一样,人前比别人矮一截。婆家人给眼色,春梅家人唏嘘,好像鼠掉钻进风箱里—两头受气。


2
   每年母亲过生,逢年过节,春梅两口子回娘家,没有娃娃的气氛的确闷,春梅两口子神情恹恹。过了几年后,逢岳母的生日,女婿就不再来了,春梅独自一个人回去。又过了几年,女婿干脆提出分手,春梅拖着,婚没正式离了,不过也只剩下一张纸而已,母亲问及此事时春梅噙着泪水而不做声,心里怄的苦水。春梅母亲急,暗暗地想:“女儿有孩子,女儿这个家才不会散。”
  经过多方长时间打听,终于找到了这一个女婴,春梅自言:“有了孩子,你们总该安心了吧?”
  春梅见到这孩子,当着母亲的面,说:“我感到闹心!”
  停了一下,春梅接着又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好,抱个孩子我稀罕?这是别人的孩子,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血脉,能和亲生的比?”
  过了一会儿,春梅阴着脸对母亲说:“我们都不同意抱养别人的孩子,孩子已经抱来了,要养你养着吧!”
  一听春梅这样一说,母亲急了,抱着雪儿不知如何是好,说:“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就别跟我斗气了,说一千道一万,我是为了你们好!,孩子已经抱来了,还要我给你下跪吗?”
春梅叹一声气,抱过雪儿。


3
  春梅一串泪水摇落到雪儿的脸上,泪水流到了雪儿的嘴角,雪儿的嘴唇动了一下,春梅这时才仔细地看了一眼:“雪儿挺乖。”春梅把雪儿抱在怀里。
  孩子刚抱回来时没有姓名,雪儿这名儿是后来春梅给她取的。
  雪儿这孩子,春梅她们也不知来自哪里,也不知亲生父母是谁,襁褓中雪儿怀里有一张纸条,纸条有孩子出生日期和时辰,春梅把这张纸条放床头柜里,也没有心思去研究纸。
  雪儿寄养在娘家,春梅大多数时日呆在娘家,少不了要照看雪儿。
  春梅说:“我不喜欢雪儿。”
  春梅想:“我母亲这么大把年纪了,成天处理雪儿的屎尿。”口上说不喜欢,但心里又过意不去,她还是要照看一下。不过,晚上她坚决不肯带着雪儿睡。
  春梅的母亲没办法,长叹了一口气,偎着雪儿休息。
  深夜,雪儿肚子饿了要吵闹,春梅母亲爬起来喂糖水,喂牛奶……雪儿尿床了,春梅母亲起床给尿片;雪儿生病了,春梅母亲整夜不能休息,抱着雪儿在房里走来走去,一边拍着雪儿,一边哼着曲儿哄……


4
  春梅看着母亲一天天寡瘦,形销骨立的样子,她的心软了,说:“晚上还是我来带雪儿。”
   雪儿依偎在春梅胸前,一双小手乱午,春梅捉住小手,放到自己的脸上,雪儿嫩嫩的指头像一群泥鳅,在她的脸上乱抓,痒痒的,酥酥的,雪儿也在抓挠中睡着了。
  凌晨,雪儿肚子饿了要吃牛奶,要尿床,这时也是春梅睡意正酣的时候,听到雪儿的哭声吵醒的春梅,顺手拿过牛奶瓶将乳头塞进雪儿嘴里,雪儿就贪婪地吮吸着,很快就不哭闹了。
  有一天晚上,雪儿又饿了,春梅怎么也找不到牛奶瓶,拉亮电灯起床寻找也不见奶瓶的踪影,雪儿越哭越凶,两只小脚乱踢乱蹬,身子都滚出了被子的外面。
  天气寒冷,窗外寒风呼呼地刮着,春梅有些担心雪儿冻出病来,她赶紧上床缩进被窝里,把雪儿紧紧拥在怀里,雪儿就开始在她胸口找,春梅轻轻把那双小手捉住移开,她等待自己亲生的孩子的到来,留给自己的孩子撒娇嬉闹,她不会让雪儿的小手涉足禁地,雪儿的小手失去了目标,竟再次哇哇地哭闹起来。雪儿就一直这样放肆地哭闹,后来嗓子就哑了,不停的咳嗽……那个晚她没有睡个囫囵觉。
  第二天,春梅对母亲说:“晚上还是你带着雪儿睡吧?”说着眼睛就要涌出泪来。


5
  晚上,春梅母亲来到房来,轻轻抱起雪儿。嘴里不说地自语:“当母亲的就是有这么烦这样苦,不忍耐一点能行?从小到大,我把娃娃们哄大抱大。雪儿才多大,吵闹几声就烦,真是的,一点耐心都没有!”春梅母亲以为是雪儿吵夜烦春梅,叹了口气,就把雪儿抱走了,从此以后,雪儿就同春梅母亲睡。
  春梅回婆家了,春梅把雪儿扔给春梅母亲带,春梅一去就是半年之久。
  那天,春梅母亲打电话给春梅,说:“还是来看看雪儿吧,雪儿长得可活泼跳蹦呢!现在不闹夜了,乖得很呢!”
  春梅回来了,春梅母亲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了。神情憔悴的春梅,苍白的脸上布满忧戚,高挑消瘦,没有了往日春梅的影子。春梅母亲急着问:“怎么回事,变成这个样子,病了?” 
  春梅低着嗓子告诉母亲说:“我和他离了。”
  看着春梅的眼眶里涌动的泪水,春梅母亲不敢再往下问了。
  春梅回娘家了,她再也不离开这个家了。


6
  在婆家的半年时间,春梅的丈夫一直在同她吵架。
  春梅没有娃娃,丈夫抓住了她的软肋,经常骂:“你这个产不了蛋的母鸡……”
  春梅无力反击,只有默默地承受辱骂和嘲弄。
  春梅承受着压力,丈夫最后通牒:“一年以后再生不出孩子就离婚……”
  春梅委屈、愤懑、恼怒,又无可奈何。
  春梅一天天寡瘦,瘦得像一根如骨的干柴。
  最后,想通了的春梅释然了,她暗想:“与其这么死死地僵持着,还不如趁早分手自己解放自己。”就这样在没有唇齿相诘、打打闹闹下与丈夫和风细雨地散伙了。
  回到娘家,春梅就帮着母亲料理家务,带雪儿,种包产田,日子平淡祥和,人也长结实了许多,她心情也舒畅了。


7
  春梅是市里一个重点高中学校毕业生,高考差两分没上成大学,母亲没能力让她复读再次参加高考,她认命自己只有与泥巴打交道。她没有怪母亲没能力让她读大学,只怪自己命不好。
  夜深人静,母亲和雪儿都睡着了,春梅没有丁点儿睡意,心里老是想这想那。
  春梅暗想:“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要老母亲养着自己,怎能行?”
春梅要去城市里打工,她说:“呆在家里坐吃山空没意思。”
  春梅要去打工,母亲没有阻拦她。
  母亲知道春梅离婚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该出去散散心,外面有合适的小伙,婚姻问题也好考虑,不能呆在娘家,孤家寡人地过日子。
临出门时,母亲拖着雪儿给春梅送行。
  雪儿学会走路了,还颠晃着走不稳,走路像酒喝多了的人一样东倒西歪。母亲腾出一只手牵雪儿的手,雪儿高一步低一步地乱走。春梅凑过去,抱起雪儿。雪儿乐了,捧住春梅的脸亲吻了一下。春梅用食指刮刮雪儿的小鼻子,说:“乖乖,以后要听奶奶的话,不然我打你的屁股!”雪儿嘴里咿咿呀呀,一双小手朝着春梅的胸脯乱抓乱挠。春梅故意虎着脸,捉住小手,用嘴吻吻那双小手,走了……


8
  春梅虽然在离家数百公里的城市打工,她经常打电话问侯母亲,打电话时总是没有忘记问一下雪儿的情况。春梅母亲很高兴,她知道春梅的心里还是有雪儿。
  时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在不经意中流逝着,一晃就是两年,在不经意中,春梅回家了。
  春梅的母亲带着三岁的雪儿,连声说:“雪儿,快叫妈!”
雪儿怯怯地叫了一声:“妈。”
  春梅让雪儿坐在腿上,用头轻轻地蹭蹭雪儿的额头,雪儿抚摸着春梅的脸,久久地抚摸着,雪儿说:“妈,我想你,我不让你走……”
  春梅答道:“妈不走了。”
  晚上,等雪儿睡了,春梅同母亲商量说:“我这次回家是想完成一桩大事,想把雪儿退还给她的亲生父母。”
  停了停,春梅又说:“我真的不想要雪儿,想自己生一个孩子,可又不忍心把雪儿送给其她人,最好的办法是把给雪儿退还给亲生父母。”
  春梅的话如晴天打了个霹雳,让母亲轰懵了,春梅母亲一时辩不清春梅那一根经‘经’犯了病。
  春梅母亲清醒过来后“哇”地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你,你,你真是一个寡情无义的人,要送走雪儿,还不如拿刀来杀了我!”
  母亲一哭,春梅的心软了,心里也没了主意,自己也跟着哭。
  哭了一会,春梅对母亲说:“我想了很久,雪儿是无辜,她应该得到真正的母爱,不能生活在一个尴尬的家庭,你是真心爱雪儿,我是勉强的,装的……”
  停了停,春梅又对母亲说:“我利用在绵州打工的机会,跑了几家大医院,查出了原因,以前是我人长的太胖了,压迫输卵管无法怀孕,现在我消瘦了许多,可以怀孕了……”


9
  春梅感谢她曾经的丈夫,如果他曾经的丈夫不那么狠心,逼她,让她伤透心,她还没办法减肥,现在她终于可以生孩子了。
  春梅对母亲说:“我知道您为了抚养雪儿吃了不少苦,都是为了我,我在绵州拼命地做事,拼命加班,也攒了些钱,您先拿着,就算是您为雪儿的付出得到的辛苦费!”
  春梅把十万块钱放到母亲手上。
  春梅母亲不停地流泪,不停地哭,一双眼睛红肿得像核桃一样,她怔怔地注视着这手中的钱,说:“钱能买到亲情吗?狗儿猫儿喂养几年也会舍不得的!说啥也不能把雪儿还给人家。”
  过了一会儿春梅母亲接着说:“现在雪儿的父母是谁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
  春梅说:“母亲,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把雪儿送回去,也不会把雪儿交给别人,更不会伤害她。”
  春梅接着说:“送走雪儿后,我马上嫁人,给你生一个胖外甥。”
  有道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不出孩子是女人一辈子的耻辱!春梅接着又说:“不知道你为我想过没有?”
  听到春梅的一席语,母亲无语,泪如滂沱。
春梅趁着夜色瞒过母亲悄悄地把雪儿抱走了,春梅母亲发疯地寻找春梅,没有找到,春梅母亲一病不起瘫倒在床上。


10
  一个星期后,春梅两手空空的回来了。母亲扬起巴掌就打春梅,春梅站在那里不躲不闪,任凭春梅母亲疯打怒骂。母亲打累了,骂够了,瘫倒在地上哭,说自己命苦……
  春梅咚地跽跪地,把春梅母亲抱了起来,哭着说:“母亲,女儿不孝……”
  春梅撑不住了,扑到母亲怀里委屈地大哭起来……
  春梅母亲问:“你是如何找到雪儿亲生父母的?”
  春梅没有直接回答母亲的问话,因为她经过了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不是一句两句能够回答。
  雪儿的母亲原来还是一家公立医院的护士长,先有了一个女儿,为了要一个男孩,强行生下第二胎,可是事与愿违,又是一个女儿。为此,她被医院解聘,丢了工作。
  雪儿的母亲不心甘,硬要生一个男孩,所以雪儿抛弃了。
  春梅对母亲说:“你不要担心,雪儿毕竟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虎毒还不吃儿呢!雪儿不会有意外。”
  春梅母亲双眼噙着泪说:“其他,我倒不担心,只是舍不得雪儿走。”
  春梅安慰母亲:“我会努力的,找一个如意郎君,给您生个胖外甥!”春梅尽量开导母亲,然而,心里还是觉得送走了雪儿,对母亲太狠心了点。
  母亲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11
  雪儿被送走了,家里少了打打闹闹,哭哭笑笑,显得有些空落寡淡,日子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了生气。
  晚饭过后,春梅母女俩唠嗑,“摆条”……天黑后春梅母亲就关上房门休息。
  春梅母亲晚上眼睛一直睁着,脑子里全是叠映着的雪儿影像,听到邻居家的孩子哭夜,就想起雪儿,春梅母亲就会起床,耳朵紧贴窗棂细听……整晚都是长吁叹短气,难以入睡。
  母亲进房休息,春梅一个人守着电脑,常常上网到深夜。母亲心疼春梅,不时悄悄走进房来,说:“别上网了,熬夜伤身子,快休息吧!”
  有一天晚上,母亲又早早地睡了。
  春梅母亲迷糊中看到了雪儿,雪儿颠着一双小脚没命地朝她跑来,一边跑一边哭一边喊:“奶奶救我,奶奶快救我!他们要抓我!”母亲清晰地看到一对男女在雪儿身后穷追不舍,是两个人贩子……母亲能起一根扁担向人贩子砍去,不料扁担砍空,她跌倒在地上……原来是一个恶梦。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些日子春梅母亲经常做恶梦。
  母亲披衣坐起来,却听到女儿房间有哭泣声。母亲急忙推门进去,春梅的房里还亮着灯光,春梅正用纸巾拭眼泪。母亲对春梅说:“你呀,每晚总是在网上看电影,你又见不得大喜大悲的场面,这叫‘听评书掉泪,替古人担忧。‘”
  停了一会儿, 春梅母亲又说:“电视里面的人和事不是真的,戏是作家人编出来的,就你当真,人们常说黄金无假戏无真,真是的。快睡!”母亲卡地关了电灯。母亲知道春梅又是被电视剧中哭啼场景感染。


12
  秋天的黄昏来得总是那么的快,山野被日光蒸的水气刚刚消散,太阳才下山,山谷里的岚风带着一丝丝凉意,驱赶着雾气,向山的脚下游荡;山峰的阴影倒压在山村,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地与夜色混为一体,星稀夜晚的月亮特别的明亮。
  春梅又一次提出要到省城打工,母亲却不允许,说:“你不能走,这回一定要找个男人把婚事办了才走。”
春梅说:“你不要为雪儿担心,也不要牵挂我,以后的日子我知道应该怎么过。”
  春梅一定要走,她母亲也是留不住,她嘱春梅:“抓紧时间找个对象,婚姻要紧,工作次之,有了孩子才放心。”
春梅走了,拐过了那边山坳母亲还没有收回目光,仍然在目送。


13
  春梅母亲盼着春梅打电话回来,开口说话就是问婚事,念叨雪儿。春梅知道母亲心中的那个结,总是信誓旦旦地说:“外甥的问题,过一年后一定解决……”春梅说她要回家过年,母亲心中窃喜,难道女儿早就恋上了,要来个先斩后奏?现在先怀孕后结婚的事多着呢!
  十冬腊月天,雪堵窗户,在母亲的企盼中进入年关,母亲一有空就在村口翘首张望。
  下午4点多,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好像也怕冷一样,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母亲春梅今天到家,吃过中饭母亲又到村口等候。
春梅终于出现在村口的山梁子上,老远就向母亲招手。
  母亲愣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春梅手上牵着一个孩子……
  “外婆,外婆……”小女孩子大声叫起来,亲切地朝母亲扑去。
  天呐,这不是雪儿吗?不错,是雪儿!这不是梦吧!母亲傻愣着,怀疑自己在做梦。
  春梅激动地说:“妈,这就是您梦萦魂牵的雪儿。”  
  “雪儿,我的外甥。”母亲抱着雪儿哭了。


14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切把春梅母亲搞懵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雪儿会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春梅对母亲说:“您牵挂雪儿,我又不是铁石心肠,我也牵挂雪儿……”
  过了一会儿,春梅又对母亲说:“上次虽然送走了雪儿,我也一直想着雪儿,我也后悔把雪儿送走了,我一直在想重新把雪儿要回来。”
为了求得心理的片刻宁静,她每晚都借助电脑打发忧愁。
  有天晚上,电脑上看新闻,有一则新闻说:芙蓉市公安人员从人贩子手中解救出一批被拐卖的幼儿,其中有一个幼儿很像雪儿。
  当记者向孩子:“你叫啥名字?”
  孩子回答:“我叫雪儿。”
  记者又问:“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孩子回答:“我妈妈叫春梅”
  春梅看到则新闻,如同五雷轰顶,她心焦地哭了。她没有也不敢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只说要去打工。
  春梅马不停蹄地赶到芙蓉市,果真是那孩子是雪儿。
  原来是狠心的父母强行生下了一个儿子后被有关部门罚款,使他们家一贫如洗,这时春梅把雪儿送回他们身边,父亲心中窃喜,竟把雪儿以60000块钱卖给了人贩子……
  春梅暗暗地想:“一定要收养雪儿。”
  公安人员问春梅:“你是雪儿的什么人?”
  春梅激动的说:“我是雪儿的母亲!”
  就这样,雪儿又回到春梅身边。
  春梅母亲自是欢喜得难以言表,喜尽悲来,春梅母亲又担心起春梅来,问:“你是否有意中人了。”
  春梅笑笑,说:“女儿都三岁多了,还说意中人呢!”
  春梅母亲困惑,领悟不出春梅是怎想的,问:“女儿三岁多了?在哪儿?”
  春梅呶呶嘴,回答:“在你怀里呀!”
  这……春梅母亲望望怀中的雪儿,哽咽道:春梅,委屈你了……
  就这样,转了一圈,雪儿又回到了春梅身边,又回到了外婆的身边。从此,春梅母亲,春梅,还有雪儿,她们一家三口和谐地过着平淡而祥和的日子。
            
                 写于 2015-4-16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