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灵幻神侠 >> 归途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归途         文 /邓猋

字数:7582 更新时间:15-03-18 12:18   阅读/回复:570 / 0

(一)烟尘已随风 孤愁正伴行

  当落尘剑刺穿令狐崖胸膛的时候,风落尘只是淡淡地看着面前即将逝去的仇敌。
  没有丝毫惊喜,没有丝毫意外,看到的是令狐崖倒下时那愈发不可思议的神色以及那轻微抽搐的脸庞。因为令狐崖何曾想到,他以为必胜的一战居然败得如此干脆,一年前他还可以将风落尘进行天涯海角的追杀,可如今的现实令他双眼久久不能闭合。
  风落尘收回了落尘剑,俯视着令狐崖的尸体许久,这个曾经叱咤一世的人物终究死在了自己的手上,死在这把落尘剑下。但如今,可能寻回些许复仇的快感,可能找回如烟散去的记忆中的倩影?
  他抚摸着这把带有残香的落尘剑,眼神变得温柔起来,髣髴在抚摸着往昔佳人的秀发,不经意间,嘴角撩起一丝微笑。
  “紫絮,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轻轻怀抱落尘剑漫步离去,没有用轻功飞驰,也没有再回头看那个曾经让自己冲冠一怒的人。只带着世事的沧桑,携着凡世烟尘。
  他似是天地间一位孤独的旅人,一个人,一把剑,摸索着回家的路途。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巷狗。
  他也知道他在安慰着自己,因为这一切真的结束了么?


(二)观风起云舒 凝花落子嫣

  “听说江湖第一剑令狐崖被风落尘击杀了。”
  “怎么可能?前不久令狐崖不是正满天下追杀风落尘吗?”
  “这谁知道啊,风落尘一年之内功力大增,居然强到可以如此干脆地杀了令狐崖,当真匪夷所思。”
  “不过,这次他可是捅了大篓子了。”
  ……
  一路的流言如似未闻,风落尘依旧面淡如水,怀抱着她的这把落尘剑,慢慢向故乡归去。
  ……
  “你终于醒了。”
  伴随着耳畔银铃般的悦音,风落尘刚欲起身便觉头痛欲裂,顿时捂头轻吟。
  “你先别动,把药喝了吧。”女子说完便送过来一碗药汤。
  出于江湖中人本身的警惕,他不觉看向女子,可女子却未感丝毫异样,对他盈盈一笑,这种无雕饰的笑容是那么自然,顿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风落尘想起昏迷前是被一群被仇恨迷失了双眼的江湖中人围攻,还事先中了他们的埋伏,虽然最后还是胜了,不过不幸中毒。这种事是司空见惯了的,为了练就天下第一的武艺,他也不知到底有多少人死在了他的剑下,尽管有很多是无冤无仇的人。
  想到这里他也不再犹豫,一口将药喝下。笑了笑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日后定会好好报答。”
  女子微微一笑:“那时我爹见你昏到在路旁将你救下,还叫我好好照顾你,你就是风落尘吧。”
  风落尘有些惊讶,问:“你认识我?”
  “‘剑下皆堕凡尘’,江湖中有多少人不认得你呢?而且我爹平时还经常提起你。”
  风落尘顿觉明了,女子的父亲大概是认识自己的,不然谁敢对自己这个名声并不是很好的人施与援手。他向女子:“敢问令尊大名。”
  “家父紫凌风,我叫紫絮。”女子又是盈盈一笑。
  风落尘顿时想起,师父曾说过他有一个师弟,也就是紫凌风,在江湖中颇有威名,只是与自己素未谋面,于是他感激道:“那在此感谢紫姑娘和师叔了,只是我有要事在身,便不在此打扰了。”边说边欲起身。
  谁知道紫絮惊道:“真被爹给说中了,他说你醒来先询问我们的身份,然后就道谢离开,不过他还有话跟你说,叫你在此休息几天,所以你就先放放你的事情吧!”
  风落尘感觉全身乏力,难受之至,“那……那就麻烦紫姑娘了……”他一向是不轻易寻求他人帮助的,可是这次,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答应得这么快。
  大概是想等着见师叔吧,他为自己找着借口。
  ……
  “风落尘,拿命来!”
  一声疾呼打破了他的思忆,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如今这些人是越来越不怕死了。
  其实并非是他们不怕死,自从令狐崖被他杀死后,就奠定了他是天下第一剑的名号,如今再有人来找他报仇也不可能一个人来找他单挑。
  风落尘灵识一扫,五个人,不值得放到眼里。
  为首那人站在他的面前,看着风落尘那不屑一顾的神情,又添三分怒火:“风落尘,你可知道我是谁?”
  风落尘一直盯着怀中的落尘剑,眼也难得抬起看他,冷冷道:“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那人怒极大笑:“好一个没必要知道!就让你最后一次狂妄。”
  “说完了?开始吧。”风落尘慵懒地答道,说得风轻云淡,似是一切与他无关。
  的确,一切来得快,也结束得快。
  风落尘试去剑上的血痕,悠悠说到:“不能让这些人的血弄脏了你的身体。”似是说给剑听,也似是在说给另他个世界的人听,无人知道。
  “风落尘!”
  又是一个女子是疾呼,他不由得皱紧了双眉,内心烦躁,这些送死的人每天还真是无穷无尽了。
  但这女子并非是寻仇而来。风落尘回首认出了她,师妹洛霜。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师傅叫你跟我一起回去,你不该杀令狐崖的,事情已经很麻烦了。”洛霜看着风落尘看落尘剑的样子,眼神迷离。
  “不去。”风落尘嘴中飘出这两个字,转身离去。
  她第一次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怔了半晌,未几,她又大声喊道:  “喂!喂!好歹我也是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赶过来的吧,你再怎么也不该这么对我吧,喂!喂……”
  他已走远。

(三)缱绻习尘絮 耳畔怅轻嗟

  九天彩带随风舞,絮语幽兰卷云舒。
  清晨,风落尘刚走出房间,便见紫絮在庭院中练剑。风落尘见她练剑便是跳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看的似乎不是人间舞姿,胜过九天上的嫦娥。
  舞罢,收剑。紫絮回眸看见了风落尘,缓缓走了过去,笑道:“这么早?”
  “练的什么剑法,这么好看。”风落尘也对她笑道。
  紫絮闻言兴奋:“真的呀!嗯••••••不过这剑法并没什么实战用途,平时舞舞而已,也没什么名字。”说到后面有些感叹,但也并不为之惆怅。
  “要不,我想想怎么帮你改进改进。”他看着她,眼中闪出期待的目光,嘴角撩起狡黠的笑容。
  “干嘛笑得这么阴险,你想法不错啊,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改进这套剑法。”看到风落尘那表情,紫絮忍俊不禁,她何曾想到,江湖中传言“剑下皆堕凡尘”的风落尘,竟是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人。
  “那现在就开始?你再舞一次给我看看。”风落尘拔出了他的剑,透析着紫絮剑法中的利弊。
  “这里可以运上内力,使这一击更准、更快、更狠。”
  “到这里有破绽,运剑时注意将剑运来近身格挡。”
  ……
  “嗯……不错,不错,”风落尘故作老成地看着紫絮,神色颇为严肃,“还要多加练习,少露出破绽,不要让敌人有机可乘。”
  还未说完,便见紫絮手中的剑迎面飞来,风落尘侧身让过,耳畔还响起破空声响,他惊道:“你想杀死我啊。”但见对面的紫絮捂嘴大笑:“谁叫你装出一副我师傅的样子,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吧,还装老成。”
风落尘捡起她的剑,嘴上戏谑:“哟呵,你看你多有荣幸能得到我的指导,天下多少人想拜我为师,我都不愿意,知足吧你。”
  “好好好,是我三生有幸,行了吧!”紫絮无奈,“对了,那天我爹跟你说了些什么?”紫絮想起前几日风落尘与紫凌风两人交谈了半晌。不由得有些好奇,算算风落尘在这儿也待了几天了,伤势也快要痊愈。
  他闻言恼道:“别提了,一进门你爹二话不说开始动手,我还以为我又中了埋伏,不过没过几招,他又连说几个‘不错不错’,后来嘛,就问我师傅他的情况之类的事。”
  紫絮拍了拍风落尘的肩膀轻笑:“有出息,能让我爹说出不错的后生是相当的少啊。”风落尘笑笑,抬头看了看天,叹道:“我还有事要办,是时候该离开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紫絮闻言心中失落,虽然这是意料中的结果。“这么快呀,”她叹了一声,“那以后你不记得我了怎么办?”不知为何,她突然说出这么句话。
  “怎么可能。”风落尘笑着摇了摇头,想了想,“那我这把剑送你,这下可满意了?”
  “算了,我无福消受。”紫絮撇嘴,“‘剑下皆堕凡尘’莫非要因我变成‘掌下皆堕凡尘’了,那我就太惭愧了……”
  “就这样,我说过的话一般是不会收回的。”风落尘把剑递到她的手中,语气不容拒绝。
  紫絮无奈,想了想说:“那你把我这剑拿去吧,另外我们给剑取个名字。”她接过剑,又把她的剑递到风落尘手中。
  “絮语。”风落尘微笑。
  紫絮一怔:“落尘。”
  ……
  “喂,你给我说句话要死啊。”洛霜看着在亭下抱着剑躲雨的风落尘,一脸不悦,边说边抖着身上的雨水。
  风落尘睁开双眼,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回去吧。”
  尽管猜到是这种结局,洛霜仍是十分气愤,怒道:“你以为我想来找你呀,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的处境,令狐崖的父亲令狐悫,还有他的师傅陈溯已经扬言要找你报仇。纵然你现在是天下第一,你双拳能敌四手?你能同几个江湖老一辈的那些人火拼?你别以为你一个人能一手遮天,我当真不明白当初我为什么要救你,真不知道你还在想些什么!”说到后面她愈发激动,语气愈发气愤,不过也带有深深的担忧。
  风落尘望向被雨水冲刷后的这天下,悠悠一叹:“是啊,你本来就不该救我。”
  洛霜一怔,未料到一向孤傲的风落尘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还未反应过来,又听那人说道:“我只想回家——都是这么困难吗?”
那一瞬间,洛霜突然感到眼前的人是多么孤寂与无助,自紫絮离去后,他在世人面前总是那副单调的孤傲的表情,谁能看到这个天下第一剑客的心伤。
  不过也只有那一瞬间,风落尘又恢复了他那不将万事万物放在眼里的神色,冷冷说到:“你回去吧,跟师傅说徒儿不孝,我说过的话是不会改变的。”说完再也不看洛霜,转身离去,走进那片朦胧的烟雨之中。

(四)愿酒入愁肠 化作相思泪

  风落尘静静看着面前蒙面的老者,心底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不过他还是不冷不热地说道:“阁下是来找我寻仇的吧?”
  老者并没有答话,只是缓缓地抽出锋利的长剑,看不到他的表情。
风落尘看了看落尘剑,准备迎战。
  未拆上几招,老者适而可止收回了长剑,而风落尘则感觉此人更加熟悉,但一时竟没想出来。
  “前面的路更加危险,自己要万分小心。”老者故意压制了声音,让人无法分辨。风落尘倒是一怔,他实在想不出如今除了他师傅和洛霜谁还会在意自己的生死。不等他反应过来,老者又道:“过去的终究过去了,追忆也无用,不如好好珍惜你现在拥有的……”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
  “不,”老者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哪个人会什么都没有。你总是要生活的,不要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之中,我想这是她不愿看到的。”
  原来是他。风落尘没想到他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正欲开口说话,却见老者已乘风而去。
  风落尘瞥了瞥身后草树丛中隐藏的身影,欲言又止,只好继续踏上归途。
  ……
  “带我走吧。”这是紫絮找到风落尘说的第一句话,泪水已经打湿了风落尘的衣衫。风落尘极有默契的没有言语,等待紫絮倾诉发生的事情。
  “我爹娘逼我嫁给那个什么天下第一剑令狐崖。”紫絮不禁泪如雨下,凝视着风落尘的双眼。
  “为什么?”他终于开口。
  “我爹和令狐崖他爹令狐悫是结拜兄弟,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他们的约定,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我反抗,被爹锁在了屋里,后来我想办法逃出来,就来找你。”紫絮又重复那句话,“落尘,带我走吧。”
  风落尘紧紧地拥着她,轻声道:“委屈你了。”
  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紫絮觉得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尽管她知道这一切可能会很短暂,她只能好好珍惜。
  “想去哪?我带你去。”耳边又响起他的声音。
  “带我回你家吧,我好累。”她言语中透露出无尽的疲倦。
  风落尘静静的看着怀里的佳人,自认识她后,她脸上无时无刻不绽放着那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如今再看到她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疼,只能紧握她的手,拱手一切。
  回家这个词,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人说出,闻者如是羁旅的人,终会有一种心颤的感觉。回家,多么美好的字眼,多么向往的事情。
此时,执子之手,踏上归途。

(五)剑断佳人去 梦醒紫玉来

  该来的终究来了。
  风落尘和紫絮看着眼前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剑令狐崖,风落尘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差距太大。
  紫絮没说话,提起絮语剑迎了上去,使出了那套熟悉的剑法。这套剑法自从风落尘离开后,她日日苦练,已有小成。
  令狐崖看到这剑法形势华美,但又暗藏玄机,咄咄逼人,不由奇道:“什么剑法。”
  “尘絮剑法。”紫絮淡淡地道。
  令狐崖闻言一怔,于是忌火更甚,又见风落尘已迎面击来,挡在紫絮的身前。不过天下第一剑的名号也非浪得虚名,未拆多少回合,风落尘便处劣势。
  令狐崖再不留手,猛地一剑刺来,眼见风落尘无法抵挡,不过余光却见紫絮携剑冲来。
  “锵!”
  絮语剑应声而断,风落尘找到破绽,一剑刺去,令狐崖措手不及,急忙侧身,右手被刺伤。令狐崖心中恼怒,冷笑一声。
  紫絮怔怔地望着手中的残剑,失了心神,风落尘也无心言语,与令狐崖拼着,节节败退。
  “或许这是上天注定。”紫絮凄然一笑,心里想着,正欲与令狐崖回去,而让风落尘能够逃得一命。
  “快走!”她忽然听到他歇斯底里的声音。
原来都不愿意独自离开,她想这么也不错,自然只有血战到底,她也不知哪儿来的力量,拿起已断的絮语,使出平身所有的力量冲去与令狐崖战着,剑法已不成章,尘絮和其他剑法结合。
  “你疯了!”身后是担忧的声音。
  令狐崖被动防守,身上又受了几处伤,内心更为恼怒,毫不犹豫直接一剑,普通的一剑,很好挡住的一剑。
  奈何紫絮只是进攻,破绽百出,这一剑已无法抵挡,直接刺穿她的胸膛,风落尘补救不及,令狐崖也收手不及,两人大惊。
风落尘接住她倒下的身体,一时不知言语,眼神惊怒而不知所措,他紧紧搂着她。
  紫絮凄然一笑,觉得这么结局已是不错,轻声对风落尘道:“落尘,带我回家。”但已无法等到他回应,说完就闭上了双眼。
  令狐崖看着这一切,又惊又怒,却见风落尘已经疯狂地冲了过来。他已经不顾性命,目眦欲裂。
  后来,没有后来。风落尘也不知最后是如何结束的。
  只知道醒来时,见到的是师妹洛霜。
  ……
  风落尘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令狐悫、陈溯为首。终究是来了,眼看距离家乡已没有多少路程。
  他看了身后,洛霜应该早在几天前就已离去,这也挺好,他不想再拖累任何人。
  令狐悫看了他半晌,摇头叹道:“你是个练武的奇才,不过做的事并不怎么理智。”
  风落尘怀抱落尘剑,低头冷笑:“为了紫絮,我杀遍天下人又如何。”
  一直沉默的陈溯闻言大笑:“够狂妄,我尊重你,我们两来单独来一场?”
  “随时奉陪。”风落尘依旧冷傲,心里想这人倒也磊落。
结局却出乎他的意料,在陈溯倒下的那一刻,他中了陈溯的一枚暗器,上含巨毒,他自嘲地笑笑:“还是把江湖想得太过美好了。”
  可是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只能与落尘剑一起,暂时压制毒的扩散,独自群雄相战。
  他也不知坚持了多久,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只觉得眼前逐渐模糊,紧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觉得回到了第一次见紫絮的时候,那时候也是这么中了毒,也是这么晕倒。
  “终于要见到紫絮了。”他疲倦地想到,就这么结局,也还算不错吧,他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
  “师傅,怎样才能救他?”洛霜看着躺着的脸色苍白、嘴唇乌黑的风落尘,满心担忧。
  “难!”师父黄懿萧皱眉摇了摇头,“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办法了。”
洛霜闻言身子一软,被黄懿萧扶住,她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她紧紧抓住师父的双肩,顾不得往日对师父的尊重,伴着眼泪苦诉道:“师父,一定有办法的,你一定要救救他,他好不容易练就出了天下第一的武艺,不能就这么就……就……”未说完已哽咽出声。
  黄懿萧轻声道:“如今天下第一于他而言还有意义么?”他看着他的两个爱徒,于心不忍,叹道:“其实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洛霜找到了希望,“不管多难一定要救他。”
  “换血。”黄懿萧看着她的模样,摇了摇头。
  洛霜一怔,随即神色坚决:“那就……”
  “荒唐!”黄懿萧太了解他的徒弟,眉头一皱喝斥道,“你们都是我的徒弟,我不想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师父……”洛霜直接跪下,啜泣道:“师父,徒儿求你了,不管怎样,我不想他就这么……就这么……”洛霜已泪如雨下。
  黄懿萧望着屋外久久不语,屋内仅剩洛霜的啜泣声。
  “当真痴人!”
  ……
  “醒了?”黄懿萧背对风落尘,语气平淡。
  风落尘感觉一身颇有异样,又不知哪里有何不妥,听到黄懿萧的声音一怔,“师傅。”
  “嗯。”黄懿萧轻声应道。风落尘看不到他的表情,虽然心底藏了太多问题,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气氛异常压抑。
  “师弟来找过你的?”
  “嗯。”他不知为什么师父说到了这件事。
  “他说了些什么?”
  “他叫我好好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你做到了么?”
  “我……”风落尘顿时语塞,突然意识到什么,感到一股莫名的不祥的预感,“洛霜呢?”
  “时辰不多了,回去看看吧,她在师门。”
  风落尘再不迟疑,拿好落尘剑,飞驰夺门而去。
  黄懿萧看着风落尘离去的背影,突然想到很多很多事情,感慨万千,良久,只有轻叹一声,又摇了摇头。
  当初洛霜叫他回去,他冷冷地拒绝了她,语气坚硬,不容反驳,他知道她的心意,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如今,他只是在祈祷,祈祷一切安好。
  只是,还来得及么?
师门院内新花败落,屋里佳人身心俱冷。紫玉已成烟,风落尘怔怔的看着这一切。那一瞬间,他感到他失去了所有。

(六)故园事事休 万事付东流
  家,终于到了。
  他看着这片天地,咫尺似天涯。
  ……
  “自紫絮离去后,师弟是十分后悔的。听到紫絮后来死在了令狐崖的剑下,他曾经病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宠爱有加,就是这件事情碍于和令狐悫的约定,他没有听她女儿的哭诉,还将她锁在了房间里。后来紫絮想办法出去后,就满天下的找你。费了很多功夫才把你找到。
  “师弟大病初愈后,就听到令狐悫和陈溯要来追杀你的消息,他们甚至还来邀请师弟一同去。师弟借病推脱了后,一直想来提醒提醒你,他不希望你一直这么堕落下去。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一直心怀愧疚,每每想起这些事情,他有很多苦无处诉,所以也就跟我说了。
  “算起来,洛霜对你付出了很多你可能也不知道。你和紫絮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心酸的同时一直在师门苦练武功,以求忘掉这一切。第一次救你的时候是你被令狐崖打成重伤,那一次紫絮走了,你就像变了一个人。她为你抓药熬药,你却似一点没看到她的付出,重伤初愈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去,于是开始了一年的闭关,以求杀令狐崖泄恨。后来纵然你杀了令狐崖,你还能挽回这一切么?她跟你说我叫你回师门,全是她的主意,我就叫她来寻你,你不会回来我们都想到过的,后来她就回来找我,说是令狐悫和陈溯已经寻仇来了,叫我来助你。然后我们寻到你时,你虽然还是以你一己之力杀了他们,不过还是遭了暗算,他们有备而来,这毒不易解,还是师弟传授给我的方法,不过要牺牲一人来换血——这是唯一的方法。洛霜知道后便一直央求我以她的血换你生还,她一直长跪在我面前,我拗不过她,只有这样做了。后来她还叫我不要跟你说这些,于是就一个人回了师门。
  “这一切我藏在心里过意不去,你自己想想,好自为之。”
  ……
  他静静望向苍天,滑落一滴清冷的泪。
  红尘俗事,于我何求?
 
 
  梦因风断落,再回首,可堪怜。忆岁月花期,但凭谁语,往事飞烟。花下醉,终不悔,可落花败落怎堪言。淡淡哀风掠过,心伤轻伴千年。
一颦一蹙捻心弦,倾梦似逢仙。更娇落谁家,花前依簇,水顺何牵。相思夜,轻梦远,竟凝咽无语痛纠缠。千里之途欲问,雾花散漫人迁。
 
                        ——《木兰花慢》

345 主编:
力荐佳作,期待更多精彩!(只是希望作者在下一次投稿时,请将作品章节和段落正规编排后再提交。)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