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杂文大家 >> 焦点时刻 >> 新时期少女烈士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新时期少女烈士         文 /陈金美

字数:2349 更新时间:15-01-29 19:10   阅读/回复:596 / 0

说到少女烈士,不免想起刘胡兰,但这与刘胡兰一点关系都没有,隔着半个多世纪,不谈沧桑。今天要说的少女烈士是从一篇标题为“少女替父讨薪17楼坠亡:骨灰安放至烈士陵园”的文章中来,源于1月22日的“郑州晚报”。不知为何,阅文后总觉有点迷糊,准确地说,是有点不适。一名14岁的花季少女,一个包工头的女儿,替父讨薪英勇跳楼、壮烈牺牲?文章说,“这个太懂事、太有孝心的孩子……留给人间最后一句话‘我要帮父母讨薪!’后,从河北冀州一处楼盘17楼纵身而下,一条尚未绽放的年轻生命就此陨灭”,“这样的‘孝心’太沉重”;文章引述了死者父亲的话,“当地政府觉得她为农民工伸张正义付出了生命,把她的骨灰安放在烈士陵园”,强调“ 这样的‘烈士’太悲怆”;最后“由政府出面牵头协调,开发商与死者家属谈判协商。经过一整天的谈判调解,双方终于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一个才14岁的少女,一名初二的学生呵,跳楼自尽,壮烈牺牲,能“圆满解决”?!看来,新时期,大伙儿对“英勇”,“壮烈”,“牺牲”,“烈士”这些词的概念也要有一个新的认识!

  先说说“得到冀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李科长的确认”的死者父亲的说法:“政府觉得我女儿为农民工伸张正义付出了生命,所以安排(骨灰)陈放在这里(烈士陵园)。”看来,有关政府部门确实很重视这件事,也相当珍爱这条青春年少的生命,尽管是事后“迅速介入调查。”但谁也没有这种先见之明呵,拖欠农民工工资年年有,年年拖,年年讨,年年闹,没出人命,尤其是这种“14岁少女”的,“17楼上往下跳”的命,毕竟第一次,无可厚非。然而,猛地听说那“跳楼少女”被称为烈士,反应确实有点迟钝。直白地顾名思义吧,整个事件“烈”确是烈了,17层楼呵,斜一眼都晕,这要往下跳,必得奋然跃起,义无反顾,勇猛刚烈!确实为“烈士”。然而,解放后,和平年代,耳闻烈士的毕竟少,因此,人们对“烈士”的释义情不自禁地就比较定向而狭窄,甚至有点单一。譬如说,提到烈士,首先跳出脑际的词语总归与革命、国家、人民等有关。现在冷不丁听说一个少女为包工头的父亲向开发商讨薪跳楼身亡而被定为烈士,说实在的,除了突兀,实在是有点儿懵懂。

  网上百度了一下“烈士”。发现,录下:

  国务院2011年7月28日公布的《烈士褒扬条例》明确了烈士的评定标准。

  条例明确,公民牺牲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评定为烈士:

  (一)在依法查处违法犯罪行为、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执行反恐怖任务和处置突发事件中牺牲的;

  (二)抢险救灾或者其他为了抢救、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公民生命财产牺牲的;

  (三)在执行外交任务或者国家派遣的对外援助、维持国际和平任务中牺牲的;

  (四)在执行武器装备科研试验任务中牺牲的;

  (五)其他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堪为楷模的;

  琢磨来琢磨去,没一条适合那位讨薪跳楼的少女,勉强在第(五)条对号入座,“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倒是有了,可“堪为楷模”总觉不妥。于是,继续往下找。终于,在1980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烈士褒扬条例》里附带的“烈士评定标准”里找到了一线希望,同样是第(五)条——前四条都与“敌人”与“革命”有关,免了——“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壮烈牺牲的。”可评为烈士。虽说少女的牺牲最直接是为了父亲,为了替父亲解围,可这一跳要回来的钱,不仅是他父亲的,终究还有等着她父亲发工资的那部分农民工们的,这就归了集体,属于“集体财产”了,“烈士”的称号也就顺理成章了。

  思维就这样捋来捋去,终于捋出了点名堂。可毕竟称烈士,想起千千万万为祖国为人民为革命流血牺牲的先烈来,总有点莫名其妙的“拎不清”也“说不清”。不由非非入想:人死后如真有魂儿,少女在泉下与先烈们相聚,这话题能“拎得清”,“说得清”么?

  当然,这种“多虑”纯粹是“吃饱了撑的”。烈士向来代表着人民的利益,是人民生活的楷模,说严重一点,甚至是信仰,多一个烈士至少令人们多一份希望,应该是好事吧!于是想到造就这位“少女烈士”的父母实在也是应该好好褒扬的,“烈士父母”,也就是“英雄父母”。可惜了,除了逝者姑姑承认少女讨薪是得到父母同意的,事发后其父否认,说“根本不知道她要到现场去。”其母则“几次晕厥过去,甚至一度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中年失子,人生之大悲也,实在不能再说,于心何忍!但少女袁梦确实是自告奋勇地投入到这场战斗中去的,而且这种投入,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维权和自我保护——为父母也为她自身——“几乎每天都有工人到张浩(死者父亲)家里讨薪,面对开发商的拖欠和工人们的催讨,张浩夫妇整日一筹不展,也给懂事的袁梦带来了心理压力。‘闹到孩子连作业也写不下去’”的地步!因此,在听到父母“讨论组织工人到工地讨薪的事情”后,这位初二的女生毅然决定不上学“跟着母亲和几十名工人一起走上街头”。从“工人们手举写有‘凯隆御景,还我血汗钱’、‘尊重劳动法,严惩老赖’的标牌,围堵在楼盘处。”等表述来看,少女袁梦完全被当时所设定的“正义”与“激奋”所包裹, “奋起一跳”成了整场斗争的一个强烈的休止符,一个终场的惊叹号。

  讨薪成功了,“由政府出面牵头协调,开发商与死者家属谈判协商。经过一整天的谈判调解,傍晚6时许,双方终于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事情得到圆满解决’”。可一条年轻的生命殒灭了,轰轰烈烈,死得其所。

  几多感慨,一个才14岁的少女,一名才初二的学生,面对一个多年来多少成年人都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农民工年关欠薪拖薪的昏暗凶险的世界,除了放弃生命,她还能做什么?

  愿新时期少女烈士安息。

345 主编:
推荐佳作,祝笔耕愉快!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