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 - 繁荣文学·培育新人
 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萱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文 /shenzhanying

一段不完整的恋爱

字数:3332 更新时间:14-12-26 10:57   阅读/回复:719 / 0

夜色很浓,就像从墨汁里提炼出的黑,盏盏的路灯在这样的夜色里就像混沌的精神世界里的孤岛,渺小而乏力,在公交站台上,等二十路已经有十多分钟,耐心之水在时间的暴日之下即将挥发殆尽,路上车来车往依旧没有二十路的影子,世界在五颜六色霓虹灯的粉饰之下变得亦幻亦真,影影绰绰,仿佛梦境一般。
  我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意识的水流缓缓的流动,耳畔突然间传来女性一句甜美的你好的问候声,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意识复苏之际,眼帘映入一个25—30岁具有姣好面容的女性,她穿着降色的的外套,很显眼,除此之外,那双透彻无比仿佛由水做成的眼睛也格外的注目,我打量她许久,不由的心里一颤,她现在蓄长发了?,她脸上的熟悉线条,包括她那皮肤出奇的白,都让我禁不住想起那些年的陈年旧事。
  '请问市中医院在哪?”
  我缓缓神,支支吾吾的说了一通后,她便早已不见,此间二十路不知过了多少趟,考虑到这样子等车恐怕是能够等到明早,离家也不过是几百米远,便迈着步子往家赶。
  她当年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呢?刚才是她吗?她怎么会留长发呢?思绪翻来覆去在确定着刚才的女人究竟是她?起初坚定的认为就是她,她去中医院或许是陪她的亲人,儿子,甚至是她的丈夫,想到她现在可能已经结婚,一股妒火油然而生,然而她曾经说过她是不会留长发的,何况遇到曾经深爱她的男人却无动于衷,形同陌路,不是她的性格,这样的理由足以使我相信不是她,但模样又是那样相像,像一个模子刻出一样,思想在肯定与否定间踢皮球,现实却在此间变得越来越模糊。
  回到家中,取了3瓶啤酒,慢慢啜饮,这让我想到与她的最后一次见面,那是在建设南路的一个小饭馆里,当时是星期天下午7点左右,之所以时间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正和几个朋友商榷着一起逃课(在高中时星期天下午要上晚自习),她当时找到我之后说想让我陪她一起坐一坐,结果她把我带进一个名叫志华饭馆的小饭店里,我向老板点了两份米粉,这是她喜欢吃的,当时她跟平常的状态一样,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将是我们最后一场的约会。
  “你知道他怎么死的么?”
  “谁?”我很惊诧,虽然她说话经常有种与之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提到死亡确实给我种震撼。
  “我之前的男朋友。”
  我摇摇头,
  “他出车祸,我曾经跟你说过,他眼睛失明,一个失明的人外出本来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
   ”你的意思是自杀?可又为什么啊!”
  “ 对生活的失望,当你不能够去做一件你十分喜欢,十分拿手的事情时,那是很痛苦的。你可曾懂得?“
  “我有过这种感觉”我说。
  “当我们因为意外而不能够继续求学时,我们会瞬间发现,原来我们只会学习,而上帝给你关上这扇门时,那是多么痛苦之事。
  “所以他选择了死亡?”
  “嗯嗯……”
   在这次见面之后,在去找她时,便听说她已经退学。
  

  那是我在最失意的时段,当时转到长县的一所高中来规划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8月时开学之际,正是酷暑之后渐渐转凉的秋季,秋,其实跟春一样总是让人满怀希望,春是承载着人们一年希望的开始,秋是包含着人们丰收愿望的结束,就在那样的一个时节,我邂逅了她,她留有红色短发,应该焗过,中国人是不会天生长一头红发的,但那样很美,同时兼具着中国人的资质和外国人的风范,很多人说混血儿漂亮正是此理。一见到她便觉得有种特殊的想要亲近她的感觉,倒不是因为她长得合我的心意,人生中许多复杂而不可解释的情感在支配我,仿佛有她身上具有某种牵动我思绪的力量。
  这样我便想方设法想亲近她,为此,还结交了她所在班级的一名男生,这花费了我一顿的饭钱和几回的酒水钱,加起来应该有100多元,我们在军训的时候认识的,为了和他搭讪,我有意站在班级最靠边的队列,在漫无边际的谈天论地之后,才直奔主题,
  我暗地里指着她问他:“她叫什么。”我不知道说了一大堆的
不知所云的话突兀的一个大转折他会有什么反应,他显得很平静,这样反而使得我很意外,
  “她是我的邻居,叫萱,怎么,你喜欢她?“
  这样一问使得我面红耳赤,还想辩解,不料脸色已经出卖了我,便也不在说什么。
  “你趁早打消这种念头,她很怪的。”
  我不禁皱起眉头:“很怪?”
  “她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然而她因为美丽,所以也有不少的追求者,但是在长时间的相处过程中,渐渐发现她竟是这么一个冰洁的女生,让那些与之相处的男友的激情都被她的寒冷扑灭,所以时间长了她也就成了男生的禁区,我第一次和她接触的时候,就是向她请教数学题目,她很详细地给我讲解了之后,就不在说一句多余的话,寂静的就像在暗夜阒无一人街道上踽踽而行;我曾想找些话题打破这种另人窒息的静,却发现我东拉西扯的话语与那种环境是那样的背道而驰,所以我匆匆道别以后慌张的回到我的家,总之,她给我以那样的感觉,之后,虽然偶尔碰在一起,但从不说一句话,只是相视一笑,说实话,她笑的很好看,就像夏季溽暑蒸人多日后的一场及时解暑的雨,给人以凉爽爽的,很清新,舒畅,对,确实是这种感觉。”他目光远远的望着,似乎从中看到了回忆。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
  “怎么,你不相信?”
  “因为她一向学习挺好的,此次中考失利之后,她才到的这里,好像是缺1分进市重点,她老师听说之后都为她惋惜。”
  “嗯嗯”………

  我内心极其踌躇,到底该不该接近她,在宿舍的窗边踯蹰,马路上车来车往,轮子像碾压在我的心上,使得很是烦躁。必须承认她有一种不可抗拒魔力,在牢牢的牵动着我的心,使得我情不自禁的靠近她,接近她,最后深深的爱上她,即使是现在我也不会怀疑我爱上她绝非一种偶然,即使是现在我也会做出当时同样的选择。
  我们相识在餐厅,我是个性格孤僻的人,中午吃饭时喜欢独自一人细嚼慢咽,打饭之后远离   同班学生的餐桌坐在外班的餐桌上,很意外的遇到了她,她笑了笑,果然很美,这样的笑足以将人与人间的任何隔阂,仇恨化为乌有,这样便很自然的和她搭讪 我没有感觉到她有任何的难以相处的因素在里面,相反,我觉的她很是健谈,从哥白尼讲到爱因斯坦,从历史学讲到经济学,听的我瞠目结舌,许多的名字,像亚当•斯密,约翰•纳什,叔本华等等之类我着实是第一次听说。   
  我很惊讶她的丰富的知识  , 同时觉得那人必定是在说她的坏话。
  就这样我们越来越熟悉,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直到有一次在酒吧里她说到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是那么优秀,他是班级里的尖子,是父母的掌中宝,他几乎包揽了年级内所有的荣誉,我现在依然深深爱着她,倒不是我们的性格相近,都喜欢读书,喜欢清静,在这样追名逐利的社会中我们就像是不折不扣的异类,就像生活在社会城市边沿的一个平静的小山村里。
  我摇摇头,她提起她曾经的男友使得我很不开心,“那他现在哪所学校呢?“
  “ 他死了”
  我听后禁不住一颤,很抱歉,提到你的痛处,实在是不应该啊
  但她没有一丝把话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表现地越来越健谈……
    
  我对她了解的越深,我发现越是喜欢她,即使她有着很多的缺陷。就像一个醉汉,明知酒精对身体的戕害,但就是留恋于酒所带来的一时的快感,我已深深的醉于她的这杯酒中,直到那一天,她突然离开学校,不知所踪。
  十点的钟声敲响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未眠…....

345 主编:
问好作者,祝笔耕愉快!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