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独奏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独奏         文 /shenzhanying

字数:6827 更新时间:14-12-23 13:42   阅读/回复:888 / 0

他喜欢端坐在钢琴前一个人独奏,在音乐界并非没有朋友,只是习惯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聆听纯粹的钢琴声,或许该用喜欢或享受一类的字眼。这个房间里只摆放着一架钢琴和一把刷棕色漆的椅子,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摆件。房间大约有十五平米,近似于正方形,钢琴和椅子摆放在木制地板的中央,墙被粉刷成白色。钢琴的右手边是一扇朝南的窗户,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里就像在沉在水底一般,透明,光洁。他独奏时的钢琴声像房间一样,简洁,透明,纯粹,使人总在怀疑是房间里安静的环境成就动听音乐,还是动听的音乐装点了朴素的雅室。用他的话来说:弹琴首先要心安。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特意将这个房间做了这样的安排。

  每当和朋友谈论音乐时,他都会亮出自己的观点,弹琴首先要心静。之后再摆出莫扎特,贝多芬的事迹,贝多芬因为他患有耳聋病,什么也听不到,使得他的心也比其他人的要平静,这样才创造了许多的传世的名作。每当这个时候熟悉朋友则会出于礼貌或因为尊重他而机械性的点点头,或应付性的嗯啊两声,以表示对他观点的赞同,但每当得到对方肯定的回应,他就会像被老师夸奖后的孩子而更加的自信和滔滔不绝。这时候他的朋友便会因为长时间的倾听古板而没有新意的演说,打着哈欠,趁机找茬儿溜走,是的,没有人能够长时间的听候一个人啰嗦而反复的讲话。就像没有人能够忍受每一天相同的饭菜一样。如果同初次见面的音乐家谈论他对于音乐的理解和看法,人们都会对他嗤之以鼻,贝多芬,莫扎特是音乐界不可复制的天才,而他即使做到了被他奉为音乐家必须遵守的信条,或者即使他又是一个聋子,没有什么声音能够扰乱他的心神,那么他的音乐也将过去,现在,将来都是一般般的水平,一般水平或者说二三流水平音乐家的信条又怎么能够使所有搞音乐的人信服呢?然而他却对对方冷淡的态度感到惶惑甚至不安,怀疑自己的行为不得体或是语气不大好冒犯了对方,所以也就沉默了下来。长此以往,他也不在别人面前作教育式的长篇大论。整个人也像变了一般。变得沉默了许多。

  但是在秦话开办的钢琴学校里教授课桌下一双双未来希望的眼睛时,他还是会或多或少的阐述奉为圭臬的音乐信条,做音乐首先要心若止水,波澜不惊。这是音乐人最先应该修炼的本领,他又将它拓展到做事和做人的大道理上。听课的学生因为不是统一招收,所以年龄大小参差不齐,从6岁到17,8岁不等,岁数小的听不懂;岁数大的不屑听,这样的大道理他们听的太多了。6岁的小朋友大都因为父母的强迫来到这里学习钢琴,毕竟这个年龄段的小朋友还是比较爱玩的。17 8岁的大都为了高考加分,不过也有真心喜欢音乐的小朋友。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够分辨得出来。在教室靠近窗台的一个7岁的小女孩就表现出了对音乐的极大热情。每当上课时,大多数的同学挑着沉重的眼皮倦怠的听着莫扎特的奏鸣曲恹恹欲睡时,她却仿佛被音乐施以法术,眼神里透着份专注,身体像被定住一般,整个灵魂沉湎于音乐的殿堂。他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有人站在她面前同她讲话,一定不会得到回答。这个小女孩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学生。弹奏莫扎特的小夜曲流畅而自然,中间不带一点卡顿,比许多比她大的学生都要强很多,要知道她的年龄才7岁,学习音乐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无疑是他所带班级中最有音乐天赋的学生。然而她的家庭状况却是班级里最糟糕的,父母的关系不大好,闹离异,当初送她到音乐学校里学习音乐不过就是为了有人能够看管她,至于这个孩子的音乐潜能,他们也不会过多的关注,这似乎与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即使有音乐天赋那又怎么样。考大学找工作才是王道。学会这些小玩意能将来当饭吃?在他们看来那些就是小玩意,跟古时候的杂耍卖艺没什么区别。他想到这里不由得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最后小女孩还是被她妈妈带走了,她的妈妈刚刚与爸爸离婚,眉头带着一丝的阴郁,脸上面无表情,话也少的可怜,整体看来就像大病初愈。或许是离婚对她打击太大的缘故。他送小女孩出校门的时候也不敢同她多说话,不过还是淡淡的提醒她:小女孩很有音乐天赋。话外之音也就是希望她考虑后可以让女孩继续学习音乐。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贝多芬、莫扎特。说不定这个小女孩是下一个音乐天才。他晃了晃脑袋,像是要甩掉这些刹不住闸的想法。女孩的母亲僵硬地点点头。刚才的那句话进入了她的耳朵引起了她多大的思考,存在着很大的问号。他本想提高嗓门重复一遍,但看到牵着母亲手的小女孩在一旁懂事的眼神,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她们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小女孩还一步三回头地张望着他,分明是对音乐的热爱与不舍,一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鼻子一酸,竟然流出了眼泪。如果和罗筱梅生有这样聪明,乖巧又懂事的女儿该有多好啊。
    
  罗筱梅是宋舒棋的女友,也许因为是搞艺术的,罗筱梅长得也十分艺术,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留有一头短发,五官恰到好处的排列,使得她一颦一笑都像经过了艺术家的加工。加上她有特别会搭配服装,让人不论从哪个方向看都能够感受到她迷人的魅力。

  再看宋舒棋,除了名字透着几分优雅,模样实在与搞音乐的人相悖,年纪轻轻就童山濯濯,说话时两颗外露的虎牙闪着瘆人的光泽,外貌是天生的,如果要怨谁的话,只能怨父母,但是基础本来就不好,他偏偏不修边幅,几年前买的一件外套,到现在出门还往胳膊上套。形象不好也就罢了,脾气也是古怪的很。在外人看来,这样一对性格截然不同的男女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使在一起也是不可能长久的。

  在最初和宋舒棋搞对象的时候,也就是一年前,许多人都反对,劝她迷途知返,背后优秀的男人多的是,虽然宋舒棋是个成功的男人,但形象实在难堪。以她的条件可以有很多优选项。包括她的母亲都在劝她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父亲的态度倒有几分暧昧,是女儿选择对象,又不是你。一句话将母亲含在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每当有人因此给她介绍对象时,她都会说:“宋舒棋对艺术如此执着,对一个女人又该会怎么样。“这时候这个人就会被问得无言以对,之后付之一哂。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人在提这件事,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没有错。在和宋舒棋相处的一年时间里,对她照顾可谓无微不至,甚至使外人都有些羡慕。以致小姐妹谈对象时都会向她询问自己的男友如何,她也是每问必答。她的眼光真的很犀利,有次说一个姑娘的男友不可靠,那姑娘不信,几天后那姑娘哭着来跟她说被她男友甩了。大家不得不信服她的眼光。

  其实她同宋舒棋认识还要从她到秦话公司任职后的第一年的元旦晚会说起,秦话手里有好几所学校,大都打着艺术的名号 ,例如:钢琴学校,书法培训基地,绘画艺术中心,这么大的教育基地,这么多的人才,办个元旦晚会实在是个小儿科。钢琴学校的老师负责筹备节目,书法老师负责标语和对联,美术老师负责装饰和绘画,晚会舞台背后用于装饰的绘画就是由罗筱梅和几位同事一起画的,是一副山水画,晚会结束后,在拍卖会上拍出了8000元的高价,毕竟是全市内几个有名的画家一起创作的,当时的宋舒棋在舞台上演奏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在别人的耳朵里听到的无非是一堆美妙的钢琴乐符,其他的钢琴教师则会边听边想,这个地方我会怎么处理,或者干脆边听边与心中自己弹奏的音乐作比较,有时觉的某些地方比自己的弹奏还要差些,脸上不禁流露出自负的微笑。他们觉得演奏的很普通,有些地方甚至留有明显的瑕疵。不值得称道。但是罗筱梅不这样认为。尽管她是个画家,继承了她母亲的职业,但她的父亲却精通音乐,尤其偏爱欧洲的古典音乐,从小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使她在品评音乐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她觉得宋舒棋演奏的音乐里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就像大树的根系一样顽强的渗透你心灵的土壤。与其他音乐家演奏的完全不同,这些古典乐谱在两三百年前就已经定型,后来的演奏者也都是墨守成规的不断重复,使人听多了有种千篇一律的感觉,他的演奏却让音乐活了,贝多芬孤傲,顽强,的性格表现得一览无余。尽管有些地方还不够完美,她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她觉得他是个真正的艺术家。之后便认识,相处,并很快的确定了恋爱关系,本来要商量着结婚,她的母亲却死活不同意,她还在希望她能够仔细斟酌。斟酌来斟酌去,她们的婚事也就耽搁了一年多。

  罗筱梅正在给孩子们上水墨画的基本技巧,门外有个人影一直在晃来晃去,拉走了部分学生的注意力。罗筱梅有些恼火。推开门本想训斥一番,原来是同事王姐,王姐是秦话创业初期最初的合作者,资历能够和宋舒棋有一比。虽然这么多年一直都奋战在教育第一线,但大多数人见了都会出于尊重地叫一声“王姐。”

  “王姐,你这是……?”罗筱梅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

  不等罗筱梅说完,王姐满脸堆笑的说:“打扰你上课了,因为平常工作碰不在一块,咱们姐俩也不长见面,下午聚个餐?“说着王姐的眉毛往上一挑,像是暗含着某种特别的惊喜。

  罗筱梅注视着这有点怪异的表情,心里想:莫不是又在给自己物色对象,想当初同宋舒棋谈对象时,姐妹几个里,她反对地最为激烈,这又过去多久了,自己同宋舒棋的关系她又不是不知道,那她这是什么意思?罗筱梅在脑子里竭力寻找与王姐有关的信息。

  见罗筱梅呆在原地不动,还以为她没有听到,于是又说:“下午聚个餐?”
  罗筱梅赶紧嗯嗯两声。

  “下午六点,长兴餐馆,不见不散。”罗筱梅点了点头,王姐转身走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的过道里,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的橐橐声就像漂浮在她内心里的一个个问号。

  长兴餐馆是个不大不小的餐厅,比一般的饭馆档次要高些,但是又不能比那些大酒店,总体说来,这家餐厅的消费群体主要是面向公司的白领阶层。餐厅有两层,加起来有100平方,以白色为主色调,加上有很多的绿色盆景的装点,显得干净而典雅。餐厅里划分有普通区域,和雅座部分,最别出心裁的要数爱情角,整个餐厅的爱情角只有三个,专门为恋爱中的男女所设。价格与雅座一样,所不同的是爱情角都在大厅窗户的旁边。能够看到马路上绿油油的植被,桌上的梅瓶里精心地插着一支玫瑰。罗筱梅每次到餐馆都会不经意地往爱情角一瞥,桌上的玫瑰总是新鲜而饱满,像刚从枝条上剪下似的。

  餐厅里的人不是很多,因为下午下班后,家庭主妇都会回家为一家老小做饭,来餐厅的只有刚结婚的年轻夫妇,或未结婚正在恋爱的青年男女。她们两个肩并肩地步入餐厅让人有种异样的感觉。

  王姐将她带到一处雅座坐下,罗筱梅心里仍在猜想着王姐究竟意欲何为。盘算后觉得,应该还是给自己找对象的事。于是先开口说:“我和宋舒棋真的挺好的。“

  王姐笑着说:“知道很好,当初是我眼光不好,你不会因为当初因为阻挠你和宋舒棋谈恋爱而记恨你王姐吧?”

  “哪里,王姐也是为了我,我怎么能以怨报德呢?“罗筱梅机智地回答。”王姐,你一定是找舒淇有什么事吧。

  “妹子真是聪颖,不过咱们先吃饭,边吃饭边谈。服务员?”

  一位穿着红色工作衣的女服务员夹着菜单缓步走来。递上菜单,罗筱梅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份豆羹,王姐则要了一杯果汁和一份莲子汤。
  “不瞒你说,还真是找舒棋帮忙,这不是最近市里面要举行全省的钢琴赛吗,你们家舒淇评选为评委,我们家的彤彤,你认识的。也要参加这次钢琴赛。

  罗筱梅的脑子里立刻出现一张扎着两条小辫子,正在甜甜微笑的小女孩的影像:“彤彤也在要参加?”语气里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爱之情,罗筱梅非常喜欢彤彤这个小朋友,长得可爱,嘴巴又甜。

  “我的意思是让舒淇照顾一下彤彤,拿个奖,将来孩子考大学都会有所帮助。”王姐边说边从白色的手提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罗筱梅的面前,罗筱梅从大学刚出来没几年,第一次碰到别人给自己送礼,有些慌了神,不过她还是立马镇定下来。

  “王姐,你快收起来。”罗筱梅将舒银行卡又放回王姐的一边,“舒棋的脾气你也知道,怪的很,我只能帮你在旁边提一提,至于事情成不成,我可真没有把握。”

  王姐有些不悦,转念想想她也没说不帮,从她对彤彤的态度来看她也一定会帮的。

  “ 服务员,结账。”罗筱梅想要离开这个有些尴尬的地方。罗筱梅刚要掏钱,王姐立马抢了上来。

  “王姐虽然不富裕,但这点钱还是出得起。”
     
  罗筱梅不自然的笑了笑。
     
  回到家中,宋舒棋正在弹奏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罗筱梅推开只放着一架钢琴的房间的房门,偎在宋舒淇的肩上,“你有什么心事吗?”

  宋舒棋摇摇头,立马将曲子变为罗筱梅喜爱的小夜曲。罗筱梅满足的笑了笑。
  “你猜今天下午谁找我了?”

  宋舒棋抬起头望着罗筱梅,看到她故作神秘的样子,禁不住童趣大发,歪斜着脑袋,做出冥思苦想的姿态宋舒棋说出一连串的名字,罗筱梅都在摇头,宋舒棋终于泄了气。

  “王姐。” 罗筱梅将王姐交代的事情说给宋舒棋听,“彤彤本来就不错,王姐这样做真是多此一举了。可是罗筱梅见宋舒棋的额头飘过一丝阴郁,又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 宋舒棋将今天下午的事她,秦总找他,在学校的接待室,他还想着怎么不在办公室,推门进入后,秦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都坐在沙发上,那个男人大约有40多岁,戴着一副黑边的大眼镜,从气质看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经过秦总的相互介绍。果然,对方是兴业房地产公司的林总经理,他这次来就是希望他能够在这次全省的钢琴比赛中能够帮他的儿子一把,也就是林乔雨,他在脑海里想了一会才想到是那个12岁的小顽童,自从他被评选为评委后,找他帮忙的不断,大都是为了孩子的荣誉,在这个世纪,除了学历,就数荣誉重要,荣誉成为一个人生存的资本,甚至能够左右一个人的命运,他本不想将音乐扯入肮脏的金钱交易,所以对凡是找他帮忙的人都严词拒绝。这次他却犹豫了,倒不是因为这个林总是找他帮忙的人中分量最大的,只是因为秦话是他的老上级,是他的老板,更是他唯一的朋友,在音乐中能够懂他的只有秦话和罗筱梅,秦话同他是老同学,一起学习音乐有十多年,在学校每当他弹钢琴受到其他同学的揶揄,他都会挺身而出为他解围,说他是音乐界的梵高,你们这些人又怎么会懂。所以一听到秦话要办企业,他便义无反顾的来帮他,虽然能力有限,但做一名音乐教师奋战在教育领域的第一线,他还是有能力的,说到他与罗筱梅的相识也要感谢秦话,如果不是秦话的公司,他又怎么可能遇到罗筱梅这个爱人兼知己的呢?

  在接待室里坐了大约有1个多钟头,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做,如果接受林总的贿赂,这是对公平公然的背叛,更是对音乐的亵渎,如果拒绝,秦话又不好交代,他一直沉默,这让林总有些不满,秦话一直在他旁边为他辩解,说他不爱讲话,事情一定给办成,他甚至不知道林总是什么时候走的,等他反应过来时,林总的沙发上已经空空荡荡,旁边桌子上留着一张银行卡,秦话正在跟他好说歹说:已经搞定两个裁判了,希望他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说着拿起桌上的银行卡揣到他的口袋里,密码是六个6。

  罗筱梅说她虽然不赞成这样做,但秦话是他们的老上司,是他们一家人的朋友,如果没有秦话,宋舒棋到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这样好的待遇,可以说是他们一家人的恩人,因此,别人的忙可以不帮,但秦话的忙即使没有报酬,也一定得搭把手。她甚至要求宋舒棋一定要把银行卡送回去,说这是她的人生原则。宋舒棋没在说话。

  钢琴比赛结束了, 彤彤靠真是水平取得了第三名,林乔雨因为没有获得他的最关键的一票而没有名次,宋舒棋也没有接受林总的贿赂,在比赛的前一天,他将秦话揣在他兜里的银行卡悄悄的塞在了秦话办公室的抽屉里,也就是在这一天,罗筱梅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抛下一句话 :我不能忍受背弃我人生原则的人。她的姐妹包括王姐又都在说早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路人,又都在为她物色对象,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静悄悄的,同原来一样,但又不一样,他打开琴室的门,一曲安魂曲流淌在宁静的房间里。
                                                                                      夜莺

345 主编:
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