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失意者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失意者         文 /shenzhanying

字数:4402 更新时间:14-12-23 12:47   阅读/回复:665 / 0

1
  夜里,在与朋友聚会之后已经近十二点了,出了酒吧的门,繁星点点,虽然喝了点酒,头脑还不至于到东西不辨的程度,离家太远,公交早已停运,这个时段只有极少数的出租车还在运营,但的碰到还得看你的造化,倚在电线杆旁边呆呆的看着对面的那棵树,那棵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供人乘凉,还是美化市容,我出生之前这条路就已经存在,被人踩踏了十几年,期间除了隔一段时间的修缮以及旁边店铺的变更之外,其他一切从旧,至少线路未曾改变,这么说那棵树至少就这样存在了十几年,四季变更,年年交替,期间进入多少人的生活轨迹,突然想到小时候市政街的一棵柳树,很粗,一人是抱不拢的,当时在母亲的怀里完全可以摘到柳枝,在几年前市政路扩建的时候,被连根拔起,横躺在路边,叶子被烈毒的太阳晒蔫了,疲软的搭留着,那样子仿佛在控诉着什么,时至今日依然毫无征兆的梦到那个场景,回过神来,意识又停留在那棵法国梧桐上,叶子扑簌簌的声音暴露了风的行踪。

  我瞧了下表,时针和分针整齐地重叠在一起且同时指在十二的位置,今天的运气欠佳,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还是没有见到出租车的影子,落叶被风裹挟着在地上跳着不知名的舞步,隐隐透出种萧索,凄寒之意,
“看来只得走回家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意识又潜入回忆当中去,三年的时间真是快,或许是变化太快了,里茨刚从大学出来时曾经说过要做个工程师,最初在一个建筑公司里任职,因为有些主张和建议总被领导驳回,使得他有种不得志的感觉,于是在此的三月前,他父亲将他调在了警局,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最不愿选择的职业便是警察,因为经常得整天严阵以待,随时回到警局里处理突发的情况,这种紧张感总是让他很厌恶,然而他却做了警察,选择其他的职业不行吗,。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李忠光好像也有那么点不顺,父母指定的职业叫他郁郁不得志,似乎只有我有那么点值得骄傲,虽然事业上平平凡凡,不值得骄傲,但在此其中自得其乐,也没有什么不烦恼。我为这种感觉突然升起种自豪感,长长地舒口气,突然觉得世界如此美好。

  在靠近宾至路和枫桥路交接的拐角处时,依稀看到一团什么东西,昏暗的路灯下让我误认为那或许是个旅行包之类的东西,在距离那物事不远后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像刚刚从酒缸里捞出,应该是个酒鬼,喝这样多的酒,一定是家庭不和,或者感情受挫,如果是结婚的男人,那肯定是老婆被人拐走,如果是单身男性,应该在饱尝爱情的幸福后被对方用蹩脚的理由提出分手,脑袋里不由得想到这些,靠近一看,我不得惊讶的发现原来是个女性,过度饮酒已经将她带入深沉的梦境之中,她面目姣好,酒精的作用使她的脸上泛着一层红晕,头发杂乱铺在地上,看样子应该是个上班族,她身着黑色的工作服,从领口可以看到已经被吐出的酒精弄得污秽不堪的白衬衫,正思索着怎么做时,一辆出租车试探似的停了下来,我在司机帮助下将这个陌生的女人扶上车,对司机摆手说道;
   “人民路紫苑小区。” 
   汽车缓缓启动,随后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2
  早上起床之后,想到昨天夜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便通知同事帮忙请个假,对着邻居家的门敲了敲,应声而出的是位年逾60的老太太。在去年的8月份,老头因心脏病去世,在老头生病的期间我曾帮她做了些小事,不想老太太却会非常感激,两个儿女长期在外打拼,也很少回家,在医院曾见到她儿子,个头瘦小却非常机机灵,老头和老太太个头都不算矮,怎么会有这么矮的儿子?基因突变?营养不良?这就是我见到她儿子的第一印象。她说过还有个女儿,长得最像她,在河北一家很不错的企业上班,在医院时没有见到她的女儿,也没有见到她的照片,只是概念性的知道她有这么一个长的像她的女儿。老太太慈祥地一笑,我报之以微笑。
“醒了。”

  老太太点点头。

  进入客厅,昨晚那名女子端坐在沙发上,着装整齐,我更加肯定了她是个职员的判断,似乎早已知道我的到来,她迎面一笑。

  “昨晚谢谢你。”
  我点了头,“还上班吗?”
  “今天不上,不过我得回家”
  “嗯,我送你吧。”
  她没有拒绝。
  “咱们下楼先吃点东西。”
  “好吧。”她有些拘束,似乎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没有熟悉的缘故。
进了家名字叫山西早餐馆的饭店,觉得这名字有点怪,普通的饭馆多以名字命名,像老二饭店,海燕餐馆之类的,也有以地方特色美食命名的餐厅,例如新疆羊肉串,蒙古烤全羊,高平十大碗等等。单以地名命名的餐馆也有,如长兴饭庄,铁道餐馆,这类餐馆要不就是位于什么路,或靠近地标性建筑,或接近人们熟知的公共性场所。而这样命名的餐馆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来两碗八宝粥,半斤饼。”我没有询问她便点了餐点,在此期间她的目光一直望着窗外的风景,窗前是一棵法国梧桐的树,从窗户里只能看到它粗壮的枝干,约莫占去整个窗户四分之一的空隙,在树旁停放着几辆自行车,究竟是几辆?木质的窗棂遮挡我的视线,在数到5的时候便没有了下文。除此之外是经过窗户来来往往的陌生的面孔,红红绿绿的颜色的从窗前一晃而过,在我的记忆中没有留下片刻的回忆。望着这样单调的景色,我不禁想问她在看什么,或者想什么?

  她回过头来,摇了摇头,看到她显得很疲乏,便催促服务员快点,过了几分钟,服务员端上两碗八宝粥和半斤饼,她一勺一勺地慢慢往嘴里送,像是在品着粥的酸甜苦辣,“你今天有时间吗。”
  她突兀的问道,我不解的点点头。
  “陪我逛逛。”
             3
  在7月的大街上散步不算什么聪明之举,太阳像沸腾的铁水在向地面喷射着令人难耐热,空气似乎都带了温度,树叶像被榨干了水分向下垂,偶有风吹过,但风被携带了热度使人感觉就像蒸笼里飘过的一丝热气,酷热难当。
  “该找个凉快点的地方。”我感觉有点头晕。
  “游泳馆怎么样?”

  我摇摇头,“我不会游泳。”
  她低下头,右手的指尖轻轻敲击着太阳穴,这样的思考的动作很特别。
  “咖啡厅怎么样,我朋友开的。”

  “嗯,好吧,只要不在大街上就行。”
  进了咖啡厅,她喊
  “小鹿,两杯咖啡。”
  “王姐,好久不见啊”一个身着艳丽服饰的女性从光线黯淡的柜台里走出来。
  “这是你的男友?”
  “一个生意上的朋友。”
  我出于礼貌对这个名叫小鹿的女性点点头。
  “这家的咖啡是现做的,口感很不错,咖啡豆产自云南。”

我默然点头,自己不经常喝咖啡,对咖啡的了解只限于人类的一种饮品这样简单,咖啡也不常喝,喝的时候也是袋装的雀巢,一股糊锅味,我不晓得究竟是我的味觉出现了问题,还是我的品味太低,总觉的这种味道不适合我,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喝茶,毕竟是中国人吧。

  我抿了一口咖啡,摇了摇头,“还是给我来杯茶吧。”
小鹿的脸上挂着一丝嘲笑的含义,转身离开。她则是很淡然的品着咖啡。
  “你喜欢喝茶?”

  “谈不上喜欢,只是喝不惯咖啡,找的替代品而以。”
  她笑了笑。“我也不是很喜欢喝咖啡,如果咖啡是甜的话或许我就会喜欢它,可它是苦的,因为它有提神醒脑的作用,所以要喝,仅此而已。”
  “这正如这个世界,有许多不如愿的地方,却为了目的,还要去做。”
  她点点头。小鹿将茶端上来,好像是最普通的茉莉花。
  你们慢聊,随后消失在光线黯淡的柜台里。这才发现这个咖啡屋里似乎只有我们三个人,因为咖啡厅门前面有一堵墙遮着,阳光难以照进来,所以这个咖啡屋显得有些阴暗,加上店里两台开到最大功率的风扇,店里很是凉爽,甚至可以说有些冷了。
  “能和我说说你吗?到现在为止我们在一起有半天的时间了,却连对方的一点信息都不知道,当然除了性别。”

  “姓名刘玲  性别女  住址山西省晋城长县北镇华溪区14号  职业玉龙集团职员,联系方式13283561114.”说完她便自顾的笑了起来。
  “怎么样,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信息吗?”
  我咧嘴笑了笑。“不,我只是不希望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陌生人,相遇总是种缘分,不对吗?”
  “恩恩。”
  “我叫赵广,在晋能上班。”
  “ 能和我讲一讲昨晚究竟怎么回事吗。”我觉得有必要知道此事的原委。
  “我是一个失意者?”

  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她,“你这样成功,有着成功的事业,美满的家庭,怎么能称之为失意者?”

  “ 有种孤独感,像蚂蚁一样时刻在啃啮着我,当它将我的耐心一点一点的耗尽时,我就会去大醉一场,之后便是正常的生活,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

  “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怎么会,有谁又会对这样的失意者感兴趣的呢?”

   我笑了笑。

  “小鹿你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她也是一个失意者,我也是在常新街见到她的,当时她也是喝的伶仃大醉,后来发现我们能聊在一块,便成了好友。”

“世界上不止我们俩个失意者,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失意爆发时所寄托的事物不同罢了。”

  “比如呢?”

  “疯狂飙车,殴打警察。”

  “殴打警察?”

  “这是失意者的一种正常的作为。”

  随后她叫来小鹿,结了帐,递给我一张名片,便匆匆离开,一切都在短短的几秒内发生,我都来不及道声再见,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沉默着。
            4
   从咖啡屋出来,吃了个午饭,回家之后,已经2点钟了,远处的白云像极一匹马,悠悠的向这边飘来。望着远处的风景,一股困意毫无征兆的袭来。
  手机铃声将我从睡梦中吵醒,朋友的电话,“在家做什么?”    
  我打着哈气说;“睡觉。” 
     
  “怎么了,早上打电话还以为你病了。”

  “没有,这几天有点累。”

  “注意休息。”

  “好的。”

  房间里又恢复平静,想到她留给我一张明信片,我匆匆从口袋里找出来,姓名刘玲,玉龙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我皱着眉头看这张薄薄的纸片,对于她的职位竟然丝毫不感到惊讶。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流逝,这件事逐渐被记忆淡忘,只是偶尔去那家小鹿开的咖啡屋里坐一坐,至于为何要去那里,已经同她没有一点的联系,只是觉得这里很静,很凉快,后来才发现那家咖啡屋的名字叫归宿,咖啡屋里的生意依旧惨淡,我很怀疑依照这样的经营咖啡屋是存在不了多久的,但一个多月后,咖啡屋照常营业,客人依旧很稀少,由于闲暇时间都在咖啡屋度过,一来二去,我和小鹿之间的友谊以相当快的速度发展,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后来从小小鹿的口中才知道她已经结婚,在25岁进的公司,不足5年的时间升任总经理,是人人标榜的成功的典范,以此同时,她的孤独感也越来越严重,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不过每次都有我陪着她,但是失意者的孤独感越严重,就会越孤独,所以直到那一次她不在令我陪伴,还好遇到了你。

  又过了段时间,小鹿说她被公司外调南方发展业务,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是不会回来了,但是,看到寂静夜晚上的一具具孤独的灵魂,总会让我想起这一段故事。

345 主编:
问好作者,欣赏精彩篇章,祝笔耕愉快!(请作者下次投稿时注意文稿的段落排列。)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