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 - 繁荣文学·培育新人
 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兰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文 /陈金美

字数:3956 更新时间:14-12-08 22:12   阅读/回复:753 / 0

  兰如果是个男子那绝对是硬汉,且在她那个时代或者有她那番相貌也绝对是难能可贵的。空前绝后,估计也只有她才居这种魄力和勇气将自己的人生演绎得如火如荼,可歌可泣,无论同代同辈同性同事,无一能出其左右。

  兰长得很美,乡下人叫做标致“样色”,小巧玲珑,一看便小鸟依人。兰也很聪明,也用乡下人的评判标准,叫做“做啥像啥”“件件皆能”。跟百分之九十的同代人一样,兰也有“插队史”,只不过,她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先天条件比一般人好,她祖父母健在,实质是回到了故乡,而且是个很不错的故乡!其一上海郊区么,算不上穷乡僻壤;其二,祖上宗亲根深叶茂,人脉源远流长。因此,双管一齐下,兰几乎没当什么农民,先进公社广播站,后上工农兵大学,靠着天赋与能力,一路春风得意马蹄疾。实在堪称得上是全国千百万“插队落户”群体中的佼佼者。

  在大学里,兰恋爱了,爱得情真意切。毕业后,俩人双双进一所小学当了教师。无论爱人如何解释、规劝,说“慢一点,要准备准备”,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瞪,“准备什么,爱你是我的权利!除非你不爱!”“我当然爱!”既是“当然”,一进单位兰便公开了他们的恋情,并瞬间水深火热起来——双双陷入你死我活、短兵相接之战场。其实那位同乡同学的男人不说才子也称得上多才多艺,这完全可以从他骨干教师、教务主任、校长一路的攀升来证明。可惜苍天从不给人完美,他偏偏是个有妇之夫,早有一双儿女绕膝。上天作证,他对兰的爱是真诚的,他多次向父母、向妻子、向单位要求解除不是自已恋爱(那就是“封建的”媒妁之言)现如今已同床异梦的婚姻。然而,撼山易,撼婚姻难——那年代不像今天,离婚很随意,进进出出两情相怨就散,且好合好散,打背包走人就是;那时有一项原罪叫做“生活问题”,和人的事业、前途紧紧契合在一起,一不巧就成为悬挂头顶的达摩克立斯剑,教你一生不得开心颜。本事管本事,才管才,只要一有抛弃糟糠另结新欢的念头就相当危险,如若胆敢实施那真是鸡蛋碰石头的事——这个鸡蛋一般指个人前程。接下来便是两大家族的混战,妻儿大哭小叫,老迈下跪找领导……结果不成不说,还搅得一天世界的丑闻,男人心灰意冷,即刻“投诚”宣布放弃。当是时,兰的脑子如果能够比较细腻一点复杂一点就好,至少也应该来个审时度势,凭着自己的优势与强项嫁一个好男人应该不成问题,毕竟本钱还在。然而,新中国这一代女性,大多为谨守弱水一瓢、从一而终的贞女烈妇,任凭地动山摇,我心海枯石烂,兰照样一往情深。结果男人的“校长”被捋了,如果再爱下去,完全有可能威胁到公职。饭都快没得吃了,还爱?无物质支撑的精神往往空虚,譬如娜拉,譬如子君。被撤的校长终究挡不住狂风恶浪,在一次兰与妻短兵相接的交火中,立场坚定地胳膊往内弯——搂着本已胜券在握的妻回家了。兰彻底落荒,生了一场大病。后来出于报复,极速闪婚,嫁给了一个在任何女人眼里都蔫头蔫脑的、又在外地工作的老男人,故事似乎就结束了。

  然而,真爱绝对是以刀断水水更流的事,藕断丝连反而更具魅力与风情。兰和科长(他调离学校在一个企业当了科长)的爱情除了她男人是公开的秘密。有时同事们闲得无聊就很认真地对兰说:“你还痛苦哪,校长早就和他老婆快活啦!”别的玩笑可开,这种玩笑一开就会引发兰很伤精神的勃然大怒,她会不管不顾地抓起电话就打:“喂,×××,你还爱我吗?说得响一点!”于是,在人们心服口服的笑声中,她豪情万丈地重温旧梦。

  没有不透风的墙。兰的儿子五岁那年男人终于起了疑心。一次他刚走了两天突然深夜返回,兰果然不在家,跟兰一样漂亮机灵、表达能力也极强的儿子告诉父亲,妈妈找叔叔去了,并详细描述了叔叔和妈妈一起睡觉的状态。天亮,男人领着儿子到科长领导的办公室里……尽管不存在“捉奸捉双”的证据,但古今中外,无一例外的,人们相信孩子——孩子的天真纯洁没人怀疑。但终究孩子!兰和科长应该还是有机会打赢这场战争的,只要死不认帐。万万没想到,包括科长,关键时刻倒是兰挺身而出,理直气壮地承认并指责老男人不要脸利用孩子,最最要命的还是“附款”——和老男人离婚。两个男人都被打得遍体鳞伤!科长第二次削职为民还被发配到离兰更远的地方混日子去了;老男人从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维系家庭,确切地说是维系儿子;兰倒很坦然,她说我就是爱他管你什么事,不舒服可以离婚,全部家当留你,我只要儿子。真是硬伤,最要老男人命的也是儿子!人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其实,人死心也不怕开水烫。好在除了爱情,兰是个讲义气的女人,对不肯离婚的老男人,对儿子——特别是对儿子,她绝对是位好母亲。显然,在对儿子的感情上,这对真正的患难夫妻还是真正一心一意的,于是,两个异床异梦的男女为了共同的儿子决定将婚姻进行到底。

  九十年代,全国大城市女性也兴起了美容整容热,兰去拉了脸皮去除眼角皱纹。也许是刚开始吧,技术不过关,手术后的兰反没有手术前美丽端庄。从此,兰的脾气变得有点神经质起来。只要稍有风吹,诸如有女人跟削为草根的男人看个电影呀跳个舞呀,她立马奋不顾身地出击,一面捍卫自己的爱情领地,一面继续表达忠贞。草根呢,本是个心高气傲又绝顶聪明的男人,结果事业泡汤,老婆白眼,儿女怨家,职务一割再割,做人做到光剩下一副身板了,反倒定定心心不再较真,且索性放开手脚,只管逍遥快活起来。那时期正好全国人民兴跳舞,他便在最短时间内炼成了舞厅草根明星和KTV里的忧伤男中音。回到故地还小有名气。

  男人的这种与时俱进令兰寝食不安,不仅是风吹,只要草动也也会要死要活起来。有几次草根只是朋友间帮忙——在与一般人交往中,他倒是个极善良极热情的人,有求必应,只要能帮忙他总出手。毕竟上上下下兜了这么大一圈子,不说朋友熟人,就是同情者也一大帮子呢。每每他踩着老坦克自行车载着有点姿色或毫无姿色的女人——只要是女人——来来往往走访领导办公室或朋友家里在时,半路上多半会杀出怒目金刚的兰。后面的故事不谈了,兰是哭得伤心透肺死去活来,草根是被爱得伤透脑筋又热泪盈眶……爱情就这样没完没了却如火如荼地继续。把老男人逼得基本上已经不是男人。

  也许真是兰的执拗感动了上帝,那年夏天,她与老男人的儿子在江边游泳被淹死了,十三岁,一个鲜活的生命突然间没了,这个家庭塌了。兰哭得呼天呛地活来死去,她只知道上帝是在惩罚她,却不曾想到上帝正在帮她!

  果然,在医院里清醒过来的兰哭干了体内全部眼泪之后,反倒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起来。她正式更新了生命坐标:离婚。停职。云游四海。大家一面为她悲哀而悲哀,一面又为她放下而放下。一个女人,在经历大灾大难大苦大悲后,终于觉醒,解脱了俗世的桎梏,不啻凤凰涅槃,人们很欣慰地看到一个直白得近乎偏执的女人终于在丧子之痛中脱胎换骨了。从此,四十好几岁的兰走出了人们的视线,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三年里,谁也没有见过兰,谁也也没有听说过兰的消息,渐渐地,她的故事也变成了祥林嫂的阿毛和狼。

  生活归于平静,是因为兰在平静的生活。这是人们的共识。

  然而不是,如同暴风雨前总有一段异常的沉闷,兰正在这场暴风雨的中心。销声匿迹的三年竟是兰此爱绵绵无绝期之时!

  97年仲春的一个星期一上午,人们突然奔走相告:“兰死了,死在……昨晚十一点左右死的……什么话都没留下,只留下一个孩子!” 说者语无轮次,听者心惊肉跳。原来这几年兰并未云游,而是躲在一处给草根生孩子去了,生了个女儿,刚一岁多,寄放在乡下亲戚家里。前些天春暖花开,她与草根相约去浙西爬山,没想到乐极生悲,爬山时兰一阵目眩摔倒滚落。先在当地医院抢救,醒过来了,说是脑血管出了问题,马上修补稳定,情况有了好转。可兰不听医生万不可晃动颠簸的劝告,执意要回家,要看女儿。草根想想人生地不熟,也有诸多不便就答应了兰的要求。但草根并非那种唯唯诺诺之辈,他全力以赴,神勇广大地租了辆在当时属于相当豪华的加长红旗骄车,平稳地,浩浩荡荡地,载着兰回到沪上。然而,医生毕竟是正确的,人一上医院急救床,呼吸基本也停了,再没醒来。就这样,兰用大起大落大跌大宕的旋律,完成了她生命交响之绝唱

  本来,故事随着兰生命的终结而终结。可兰留了一手,就是她的女儿,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儿怎么办?节外生枝了,兰的亲人不肯火化尸体,她们抱着一个有点残疾的幼儿说是草根的孩子,要他承认,要他抚养,否则,兰不火化。为尊重死者入土为安,草根姑且答应,可尸体一化,马上翻供。当然,他也列举种种理由,事实上这个孩子确实不是他要的,至少创造她之初他是无意无知的。真是要命啊,他能要又怎么敢要呢!可看着躺在灵床上化妆得大红大绿的兰,再没人正眼瞧他。

  幸好兰已死去,又瞬间尘化,否则,真不知道又要把她气得怎样地呕心沥血。一是把她涂抹得如此媚俗,实在不负责任;二是到头来自己最心爱的男人竟不肯认她吃尽千辛万苦、抛却一切自我而与他孕育的女儿,刚刚丧母的女孩如果再被生父遗弃,那该是人间多悲的悲剧呀。人们果然发现,兰的眼睑微微隙着,可见是难以瞑目吧。

  3年很快又过去了。真是奇怪,前后两个3年,人们的感觉竟截然不同:前者只感到安静,世界里依然有兰;后者却好像兰根本就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日出日落,春去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们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兰蒸发得干干净净。但兰毕竟是来过的,还留下了她生命的记号,也给草根留下了一场打不赢的官司:经过亲子鉴定,草根接养了四岁的女孩,他只好离开妻女,一个人独立生活了。哦不,是跟他可怜的、崇高的、孱弱的爱情结晶一起生活了。

  未知草根是否快乐。但泉下的兰定是安欣了。无论是由心爱的男人陪伴着心爱女儿,还是由心爱的女儿陪伴着心爱的男人,对她,都是完美。

345 主编:
陌上问好作者!推荐佳作,祝您创作愉快!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