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导读栏目:言情小说   |  校园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疑小说   |  历史小说   |  纪实小说   |  剧本影视   |  武侠小说
您所在位置:首页>>短篇 >> 短篇小说 >> 红尘情缘 >> 转校生
            换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收藏

转校生         文 /肖尧舜

字数:6017 更新时间:14-10-22 01:22   阅读/回复:797 / 0

1. 谜样的新丁
偷窥女生寝室有意思吗?
身为一名大三学生,我虽然喜欢翘课上网、打扑克、睡懒觉,经常乱扔袜子,每天抄作业,连考试也很少靠自己及格,但有一点我是很有原则的,即绝不从事伤风败俗、遭人唾弃之事,比如大半夜跑去女生寝室偷窥。然而此时,午夜时分,在这座挂满了各种款式女生内衣的寝室楼下,就有一名猥琐的,令人厌恶的,屡教不改的偷窥狂,而他正是一个月前才来我们班的转校生。
  室友大胖已经无法遏制自己想要冲上去揍人的冲动,若非我拉着,他已经拾起地上的砖头扔过去了。因为那名转校生垂涎的正是大胖的女朋友小莉所在的寝室,二楼,粉红的窗帘下面,小莉正毫不知情地沉浸在梦香里。她哪知道,就在楼下,离她不到五米的地方,一个黑脸高个儿的猥琐男正昂着头猫在漆黑的草丛里,心中不知鼓捣着何种不堪入目的场景。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天上午,辅导员召集所有人去了教室,向我们介绍了一位新同学。
“大三还有人转校,真是件稀奇事儿!”旁边的大胖略带讥讽地说道。
直到他走上讲台,开始自我介绍时,全班人的注意力才从作业本、窗外、手机等地方聚焦过来。在这所以文科见长的学校,女生居多,一米九的高个男生实在少见,尽管他皮肤黝黑,小眼睛,连头发都脏得流油,但一点也没有降低全场对其的关注度。我前面的几个女生甚至流露出激动的神情,不过细看的话,他那张尖脸和高鼻梁确实挺闪耀的。
这之后,他就成为了我们文学院的一员。说是一员,对于我们班所有同学来说,只是名誉上的。他从来就不回寝室,尽管我就是他的上铺,但下铺的他却从未在我们还醒着的时候露过面。等我们见到他的时候,往往已经到了第二天,每次都拖着疲惫的身体进来,眼珠红红的,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烟臭和汗臭味,熏得我们不得不早早地起床。
大胖是个有洁癖的人,他喜欢把自己的床单弄得一尘不染,不允许我们把臭袜子晾在室内,每次出寝室前还特地喷些空气清新剂,以保证下次进来的时候不至于臭味扑鼻。故而,大胖打心底排斥这个转校生,却又碍着面子,不方面明说,毕竟人家还是个新丁。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你想碰到他,找个时间聊聊,这种时间他都是不会给你留的。白天不见人,夜晚不归寝室,课未曾上过,不玩游戏,不搞体育,也不屑跟班上任何一名同学正面交流,故而纵然离得如此之近,我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2. 神龙见首不见尾
至于他的年龄,大家众说纷纭,有的说他跟我们一样,有的说他大我们两三岁,有的更离谱,说他至少超过30岁。乍看之下,他的确有些少年老成,连抽烟的动作都跟我们这些做学生的不同,像大叔一样,轻轻地嘬一小口,然后自然地用嘴吸气,吐气,烟圈几乎是贴着他的嘴唇溜出来,而且最后一定要等过滤嘴快烧焦的时候,还吸最后一口,故而他的烟屁股往往是烟灰缸里最短的。睡大胖下铺的小刘是个老烟枪,连他都自愧不如,无论在哪儿,哪怕是在教学楼里,他都叼着烟,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沧桑。
对于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转校生,不同的同学会在不同地方碰见他,比如厕所就是一个他经常出没的地方。不仅仅只是为了方便,并且有时候还不限于男厕所。据我们的系花张晓晓称,好几次她在C教学楼的女厕所门前发现他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做什么。大胖嘴馋,经常在学校门口的超市里碰见他,发现他每次都会在安全套的货架附近转悠很久。而我碰见他的时候,一般在回寝室的路上,他叼着烟,两眼放光,大老远就把我全身打量了好几遍,之后再若无其事地与我擦身而过,从来都不打招呼。
不过我们这些人碰见他次数的总和都比不上冯瑛琦,她几乎无时无刻都会撞见他,与其说是撞见,不如说是主动跟着。冯瑛琦是咱班的班长,虽然是女生,但大大咧咧,特有正义感。大一的时候班上一同学在校门口被拉客的黑的坑了二百块钱,她知道情况以后,立马叫上一批班干部去找那黑的算账,黑的司机见了这队娘子军,打不得也骂不得,而且后面还有一帮校园保安在远处瞧着,只得乖乖地把坑来的钱还了回去。这之后冯瑛琦就在文学院出了名,有这个勇猛果敢的女汉子出面,无论对方多么凶神恶煞,都得敬畏三分。
所以说,冯瑛琦盯上这个转校生,在我们这些熟知她的人眼里并不奇怪。她本来就看不惯偷窥男,哪怕喜欢把视线停留在女生胸部的男生,她都会毫不留情地拳脚相加。但小刘是最激动的,生怕她因此会出了什么事,还在寝室理拉我跟大胖商讨对策。他恋冯瑛琦三年了,表白过十几次,次次遭拒,尽管如此,依然对这个短发大眼睛的高个儿女汉子穷追不舍。

3. 盯睄
我是被小刘硬拉着去的。这天,下着大雨,体育老师取消了今日的室外篮球课。下第一节课后,我们悄悄跟在了冯瑛琦后面,只见她打着伞,顶着噼里啪啦的倾盆大雨径直走向了静思湖畔。
转校生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没有任何遮风挡雨的道具,任凭豆大的雨滴打在他头上、脸上和腿上。因为他腿比较长,所以不得不摊开双脚才能正常就坐,这样一来,他的帆布鞋和七分裤就完全暴露在雨中,和他冒油的头发一样,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冯瑛琦远远地站在转校生背后,我和小刘则远远地站在冯瑛琦背后。这种情景真像在演电视剧,我看到小刘脸上每一寸皮肤都写着“担忧”,连雨伞移位了也浑然不觉,再看冯瑛琦,似乎总有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有种不知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的纠结。
她总算是往前走了几步,见状,我们也跟着向前,行进至大约五米的地方,转校生竟背对着她,开口说话了。
“不去上课,老跟着我干嘛?”
“雨太大了,快回寝室吧!”
“不干你事。” 说着,转校生站了起来,沉着头注视着这个刚过他肩膀的女生。
冯瑛琦被呛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鼓鼓的,却又往前迈了两步,踮起脚尖,吃力地把雨伞举过那一米九的头顶。
“以后别跟着我了。”转校生冷冷地说了句,拨开雨伞,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诶,你等等……”
冯瑛琦最后的声音被雨点淹没了,眼巴巴地望着那高大的身形消失在了缭绕的雨雾里。
站在一旁的我有些纳闷,不是说要来盯睄的吗?怎么给我的感觉,像是冯瑛琦对这个男的有意思?
“欺人太甚了,竟敢践踏冯瑛琦温柔的心!”小刘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连我没伞这件事都不顾了。
“你来干什么?”这次换冯瑛琦占据上风了。
“雨……雨太大了……我……”
我真为小刘的语无伦次捏一把汗,每次在冯瑛琦面前都是这副德行,无论是表白还是借作业,抑或是找机会借一块橡皮,都会被硬生生地拒绝。
“行了,你别说了,不干你事!”说完,大概是知道小刘的心思,冯瑛琦有些厌烦,她调头朝反方向走了,连看都懒得都看一眼。
小刘把伞扔了,独自一人在雨里淋了好久,我知道他需要如此,于是我默默地拾起地上的雨伞,在远处陪着他一直到雨停。

4. 系花失踪
这些天,我一边忙着安慰心灵受伤的小刘,一边关注着事件的动态。从那以后,冯瑛琦待在班上的时间屈指可数。班长带头翘课这种事情虽不说很稀奇,但也达到可以成为夜间话题的标准了。自打冯瑛琦决定去盯转校生的睄以来,半个月过去了。某日大胖忽然推开寝室门,上气不接下气,惊动了正在电脑前玩游戏的我和小刘。
“冯瑛琦……和那个转校生……谈恋爱了!”
“什么?”我和小刘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是……是真的,刚刚在静思湖边……我亲眼看到……他俩并排从图书馆出来!”
听了这些,小刘当场大哭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坐在了地上。这可是他的初恋,没想到就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转校生给抢过去了。
我给大胖使了个眼色,赶紧让他关上寝室门。可谁知门刚一关上,立马就被推开了。
冲进来的是团支书,他大汗淋漓,像是跑了三百里路一样,比大胖还要受惊。
“大事不好了!张晓晓……张晓晓失踪了!”
“你说什么?”
事情来得太突然,让我有些应接不暇。张晓晓,那个人见人爱的小女生,眉清目秀,身材极佳,中学时参加过“美丽中学生”竞选,拿了个一等奖,谁见了都会说她是做模特的料。在我们这个以女生见长的文科院系,本来美女如云,张晓晓可谓美女中的美女,她如果失踪了,不知有多少男同胞会发疯。
据团支书的说法,张晓晓自打昨夜上图书馆自习之后便没再回来。直到今天下午,室友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连忙通知了宿管大妈和辅导员。十来个人沿着静思湖一直找到教学楼,又打着手电在树林里扯着嗓子乱叫了一通,连个毛也没见着。现在他们已经报了案,警方展开了拉网式搜索,两个小时了,一无所获。

5. 转校生是强奸犯
夜间11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宿管大妈锁门之前,我和大胖钻回了寝室。出去找了一晚上,一无所获不说,还沾了一身臭汗,于是现在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冲进洗澡间,然后彻底冲个凉。
转校生的床铺依旧是空的,不过,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就连小刘的床铺也空无一人。在找遍了其他可以串门的寝室之后,我们断定,小刘肯定去找冯瑛琦了。
就在此时,窗台边的大胖喊起了小刘的名字,我趴上去一看,小刘正躺在一楼的草丛里不省人事。我们想也没想就冲下了楼,老远就闻到了小刘身上散发出的酒气,应该是趁我们不在独自跑出去喝酒了,他酒量出奇得差,属于一喝就醉的类型。
大胖用他粗壮的手臂摇醒了他,看样子他之前只是醉得睡着了。
“冯瑛琦,快去救冯瑛琦!”小刘刚睁眼,就焦急地对我们吼道。
“发生什么事了?慢慢说。”
“那个转校生,是个强奸犯!”
“小刘,你醉了吧,没事别胡说八道。”大胖拍了拍他苍白的双脸。
“吃饭的时候我都听到了,两名保安说一年前在教辅五栋发生过同样的案件,几天之后失踪的女生被发现陈尸于图书馆顶楼。保安回忆说她见过那罪犯的背影,高高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短发……最后他纵身跳进了静思湖,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高高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短发……这人不就是……”在男生如此稀少的校园里,找个如此有特点的人似乎并不难。
“教辅五栋是小莉住的地方。”大胖急不可耐,连我说话都懒得听了。
“张晓晓也是教辅五栋的!”
“还……还有冯瑛琦也是……”小刘战战兢兢地说道。
“这些都太巧合了,巧合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回想着所有关于转校生的记忆,夜不归寝,每天回来都是一身烟臭和汗臭;白天也不做正经事,游手好闲。对女厕所和安全套有格外的癖好,常常四处寻觅,鬼鬼祟祟,不知道在谋划些什么玩意儿……”如此行事作风,倘若不是有问题,那就太奇怪了。
“我们得赶紧去教辅五栋看看!”

6. 教辅五栋
我把小刘安置回寝室的床上,和大胖一道快步赶了过去。夜间的校园安静得出奇,连路灯的沙沙声也听不见,只有少数蚊蝇还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着转。刚见着教辅五栋的轮廓,我们就在那门前的草丛里发现了他。
他独自一人坐着,和草里的蛐蛐一道,时而仰望着星空,时而注视楼上的内衣内裤。其中,他似乎对三楼正中的窗口格外感兴趣,正对着那扇窗户坐着,手托着腮,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
“他妈的,那是我女朋友的住的寝室!”大胖骂骂咧咧地拾起地上的板砖,差点儿没忍住扔过去,幸好被我及时拉住了。
“偷窥女生寝室有意思吗?”未等我们出手,从后方响起了小刘的声音,他伸出手指,直指眼前的转校生。
接下来就进入开头的剧情了。转校生瞟了一眼我们,像看见陌生人一样,一脸漠视的态度,根本就懒得理会我们这边的骚动。
大胖挣脱了我的手,或者说是我主动放开的,我们三人齐头并进,把转校生围了个圈。他站起来,高出我们整整一个头,鹤立鸡群一般昂首挺胸,神情淡定。
就在我们怒目而视之时,远处,在通往图书馆的树林里,发出一声尖叫。转校生眉头一皱,忽然精神头足了起来,冲开我们的拦阻,拔腿就往树林里冲去。
这小子速度真快,别说大胖跟小刘了,就连我这个文学系男生“速度第一”也被甩在了后面。老远我就听到转校生从胸口爆发的怒吼声,响得全世界都在震颤。我注意到林子里有人在狂奔,那人大概跟转校生一样的身高,但不是转校生,因为真正的转校生就在后面紧紧追着他。
冯瑛琦倚靠着梧桐树,表情有些痛苦,小刘心疼地蹲下来查看她扭伤的右脚。我没有过多在这里停留,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冯瑛琦会在这里,但此时更紧急的事件是前方那对狂奔的大个子。我让大胖赶紧去找校园保安,自己则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静思湖边,离图书馆还有不到200米的距离,转校生一个纵身跃步,把前方那个大个儿扑倒在地,紧接着大个子回头往转校生脸上揍了一拳头。我好不容易赶到,见到这两人厮打在一起,沿着湖边一路打滚。
“快住手!”我试图上前分开他们,反倒被他俩失控的力量给弹开了,他们的争斗实在太惨烈了。转校生脸上、下巴上、脖子上全都挂了彩,而那个大个子也好不了哪儿去,衣服被扯烂了,一只皮鞋也掉在了路边。
然后,可怕的一幕开始了,大个子大概自觉拗不过,不知从哪个口袋掏出一把弹簧刀,趁转校生攻击的间隙往他肩窝里直插了过去。只听转校生“啊”得一声,滚烫的鲜血便涌了出来。
虽然我近在咫尺,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眼看转校生即将面临生命危险,我心一横,捡起湖边一块大石头就准备往那个大个子脸上砸。就在这个时候,一束明亮的灯光照得我们睁不开眼睛,大胖带着校园保安赶到了,大个子手里拿着刀,无论是长相还是神态,抑或满身是血的转校生,都被探照灯照得一清二楚。我放下大石头,心中的那颗石头总算落了地。
冯瑛琦不顾小刘的劝阻,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来到了现场,见到血泊里的转校生,她眼泪刷的一下流了出来。捡起地上的石子就朝那大个子脸上丢了去,幸亏校园保安及时阻止,不然她还要把我刚捡的大石头扔出去。
“冯瑛琦,你……你什么意思?”小刘似乎看出了端倪,也不管现在什么状况,第一次质问起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我喜欢他!就这个意思。”冯瑛琦说得坚决有力,这话令恋了他三年的小刘脸色惨白。
“这人来路不明,还是个强奸犯,你为什么喜欢他?”
“强奸犯在那里,你给我看清楚!”冯瑛琦指着被保安带走的那人,像个爷们一般朝着呆若木鸡的小刘大声吼道。
半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然后,校医院的医生过来了,他们用担架抬走了转校生。冯瑛琦就这么跟过去陪了整整一夜。

7.真相
第二日,校领导找到我和冯瑛琦两个当事人,询问事情的原委。我详细阐述了我所见到的所有事实,在听冯瑛琦阐述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一直都在错怪这个转校生。
那晚,冯瑛琦是诱饵,为的就是引出这个强奸犯,转校生则坐在能够听到声响的地方,以备随时援救。这些天不见她人,原来都是在往返于图书馆和教辅五栋之间。
关于张晓晓,此时正安全地躺在医院里,由于受到惊吓,暂时还回不了学校。那日多亏转校生及时出现,吓跑了歹徒,才阻止了罪恶的发生。
出了领导办公室,我小声问冯瑛琦,为何会如此信任那个来路不明的转校生。她给我递来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长发翩翩的美丽女生正站在静思湖边朝着我们微笑。
“大一时她是我室友,也是这个转校生的前女友,去年在学校图书馆被人杀害了。”
我没有再说话,至此以后,转校生就隐匿了,没有再回到文学系,大概又转校了吧。只是偶尔在静思湖边,我们总能见到冯瑛琦和身材高大的男同学漫步,那名男同学胡子拉渣,满脸沧桑,最终也不知他姓甚名谁。

345 主编:
陌上推荐,祝笔耕愉快!
0 0

用户名: 密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主管单位:中国现代作家出版社,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网站负责人:陌上纤尘 Email:lzm007@126.com
特别声明:本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 2013 cnmw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8904号